夜月o辰

No reason to stay is a good reason to go.

【肖根/短篇(完)】理智与情感

HE~~

寒秋不知寒:

    Shaw趴在天台上,眼睛透过狙击镜看着对面大楼的动静,看来号码暂时是安全的。她的视线虽然一直落在号码身上,但思绪却有一丝偏离。

    今天是4月4日,似乎是中国的清明节。但中国的节日好像也不是固定在哪天。记得TM曾经和她解释过,那是因为中国的节日都是严格按照他们从前的传统历法。

    清明节是专门用来纪念逝去的人的日子,莫名又想起那个被埋在无名碑下的人。

     而中国人通常会在这一天去墓地祭扫。很有意思的是,中国人认为在他们那里相当于地狱的地方是会用到钱的。所以他们会做一种纸钱,然后可以通过焚烧的方式,送给逝去的亲人。如果,另一个世界真的需要用钱,Shaw认为可以确定的是,Root这个家伙即使没人烧钱给她,她也富得流油。想到这,Shaw的嘴角微微勾了勾,随后又恢复了原来的表情,Root…

    对面的情况让Shaw回了神,她不紧不慢地扣动扳机,用狙击枪准确的射中威胁着号码的那个膝盖。之后,她着手准备离开。

    “你是什么人!”一个男人将天台的铁门踹开,持枪指着Shaw.

    这次的号码是个国会的议员,显然自己是被他的保镖当成刺客了。Stupid bodyguards,要不是自己,你们老板早就被杀了。

    “在天台抓到一名可疑人物,”那个人对着对讲机说道,随后,他看见Shaw腰间有异常的凸起,“请不要轻举妄动,否则,我手中的枪会做出它该有的反应。”

    Shaw没有回复他,只是对着他呲了呲牙。那个保镖觉得莫名奇妙,随后后颈一痛便没了意识。

     “Hey,sweetie,虽然我知道你多想我,但是,也不至于要为我寻死吧。”只听“咚”的一声,那个人高马大的保镖瞬间倒地。取而代之出现的是一个女人,一个Shaw无比熟悉的女人。她同样也威胁着Shaw,不过,之前的那个人威胁的是Shaw的生命,而这个女人威胁的是Shaw的情感。

    不过,对Shaw来说后者显然不那么重要,她开始熟练地拆卸起手里的狙击枪,“做你的梦吧。”,Shaw回道,算是对Root说得话的回复。

    “Sameen~我喜欢你的口是心非~”Root妖娆地走了过来,当她走到她身边的时候,Shaw正好收拾完所有的东西,拎着装着枪的箱子站了起来。Root顺势靠了上来,如同没有骨头一般贴在Shaw身上。

    “给我起开,”Shaw没好脸的沉声说道,“现在知道回来了?”

    “Sameen,这里有我必须要回来的东西,我在乎的东西。”Root回道,这次倒不带一丝调笑。

    “这话听起来有点耳熟,”Shaw曾说过类似的话,在Tomas那件事情之后,“我是不是该回一句,所以,你过来看我了?”

    “Of course because of you,sweetie.”Root回答的倒是十分直接,不带一丝扭捏,当然,这是Root的回答方式。她的唇贴在Shaw的耳朵上,用只能两个人听到的音量在Shaw耳边轻声说着,嘴里吐出的气息喷在Shaw的耳朵上,似乎微微有些泛红,痒痒的。

     “装死的事情,别想我这么轻易就放过你。”Shaw转过头看着Root,恶狠狠地回道,她是真的生气了。

    “你想怎么惩罚我都可以哦,Sameen~”Root甜腻腻地叫了一声,“现在的话,不如回去以后,吃着我准备的牛排再想怎么惩罚我也不迟啊~”




    Shaw没有睡着,她瞪大眼睛,看着上方的天花板,而旁边躺着的当然是Root,happy ending是不是?如果她们的生活是部剧,这就是大团圆的结局,不是吗?邪恶的AI被消灭,战胜黑暗的小队里一个人也不少,继续在不为人知的地方救着需要帮助的人。狗也在,人也在,多好?

    “Sweetie,别忘了,这一切都是假的。”Shaw的耳边,熟悉又陌生的声音提醒着她,又,怎么可能会忘呢?

    将模拟用的眼睛摘下,在发生那件事情之后,她确实十分厌恶模拟这件事情。但是,不得不承认TM的模拟比SM要好上许多。以至于有时候,她甚至于要不停提醒自己,那不是真的她。

    从一开始,TM告诉她可以用这种方式来帮她,至少可以稍微感觉到Root。她真的真的厌恶死了那副可以带她进入模拟的眼镜,任凭谁经历过六千多次模拟都会十分抗拒,但那个时候,她犹豫了。

    她觉得她应该直接拒绝,但是,该死的,她真的犹豫了。她拿着原本让自己痛苦不堪的东西,亲手带上,这不像她的作风,但是又是她的作风,没人能逼她做她不愿意的事情,只有自己可以。

     至少,和SM不同的是,SM尽力去构造一个虚假的模拟世界,想让你认为模拟是现实。而TM会在你沉溺在这虚幻的世界里的时候,适时提醒你,这并不是现实。

    和游戏里的防沉迷系统一样,但她才不是沉迷网游的游戏少女呢,Shaw内心吐槽了一句。她当然知道这一切都不是真的,但是,用这种方式来怀念也是可以的吧…










    另一间房间里,另一个人将模拟用的眼睛摘下来,她长吁了一口,理了理自己深棕色的头发。

    “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她?”

    “把SM余下的势力都铲除了再说,”Root按了按鼻梁,“等所有事情都结束以后,那个时候就可以无所顾忌的去找她了。”

   “不用担心,到时候我会和她负荆请罪哦,她是不会想起来这事情还和你有关系的。”Root靠在椅子上,用修长的手指玩弄、缠绕着自己的卷发。

    得了吧,明明根据计算,最后Shaw有百分之34.69的概率会把事情直接怪到自己身上,然后来报复我。百分之55的概率会因为Root的回来把“精力”全部投到Root身上,然后事后找自己算账,只有百分之0.31的可能不会牵扯到自己。如果她有实体,绝对要撇撇嘴。还是想想把自己的主机搬到哪里比较靠谱,嗯,顺便自己看上了一家新出的CPU,还可以顺便考虑考虑硬件升级的事情。




【本宝宝还是很善良的,哈哈,最后还是HE了,略略略😝😝😝😝起名废,所以,感谢 @lucy chen 帮我起名字啦~~】


评论
热度 ( 112 )
  1. 木可寒秋不知寒 转载了此文字
  2. 萧亘寒秋不知寒 转载了此文字
    🤔为什么he我还是有点点难过…

© 夜月o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