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月o辰

No reason to stay is a good reason to go.

[锤的正剧向情感分析]

寫的真好~
感動~

lucy chen:

[锤的正剧向情感分析]





都是个人的看法,不算是文,只是为了把自己心里的锤的写出来,不同意见欢迎讨论,接受反驳,我全部凭借记忆写的,没有查看剧集,或者有错乱,还有我在车上,手机要没电了,先写这些,你们喜欢讨论的,我会写全,都是漫展上傻兮的回答带来的想法,占个tag,如果不同意我占,也没办法 ,@R&S 没睡就来看看







我们一直认为自己写的是一个爱情的故事,其实不是,那是一部关于彼此的成长和自我思考的故事,就像Sarah说,她喜欢锤的从没有感情表情变得丰富的感情的结果,那样让她俩觉得很酷,她喜欢锤身上那种和男孩一样的平等的性格,这样的性格可以让她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不必在意别人的眼光,心里有一条属于锤的底线,以前的锤用理性去划分情感,把杀害Cole的特工一枪崩了,可是没动北极光她的上层Leader,在那一刻,可以看的见,锤收拾枪的时候,表示她对于Cole的逝去用暴力武力替他报仇的方式去处理自己的伤感,你们看,锤是个什么样的人?锤是个口里说着[你TMD真烦,再啰嗦,我突突了你]的人,可是关键的时刻,她的动作表现是[谁TMD敢动老子的朋友,膝盖给你废了!]









锤一定是天生自认为讨厌小孩的人,她会看着那个软萌的生物,拎起他的小腿,扔在摇篮的人,让她看孩子,一定还不如要了她的命,可是,我们都知道,如果一天,她和Root有了自己的孩子,她会把孩子宠上天,因为,每一个爱小动物的人,都有一颗相当柔软的心脏,因为面对无法直接反馈给自己情感和意见的生物,会多出来的耐心,就好像小孩子一样,锤喜欢动物,一方面动物都是治愈系,另一方面,她喜欢和一样无法释放自己的情感的生物,有些奇怪的共鸣,说到宠孩子的案例,就是Gen了,在我看到锤去找Gen的监护人,那个瘾君子拷问他,Gen可能被谁绑走的时候,对被锤把那一桌子白粉跟那个玻璃桌子连带着瘾君子的头塞进地狱的时候,暗暗叫爽,锤用着自己的方式替Gen出了一口气,虽然她一直觉得Gen是个奇怪的小孩子,她为了Gen,违背Finch的指令,那个北极光里任务至上,不问缘由的靛蓝特工是什么时候开始变了的?我坚持把锤的坚硬外壳敲出一丝裂缝的人是Cole,可惜的是他死了,Gen是那个加了一把火的小女孩,可是她太小了,在锤破天荒的主动抱Gen的那一刻,我知道傲娇锤开始变得不一样了,属于特工的冷血开始变得有了好多人情味,连Finch都说,[不,反而你因此赢得了这份工作,Miss Shaw]









如果有人说,锤是个粗枝大叶的人,我第一不同意,锤是整个POI里除了Kate以外,把平等人权诠释最全面最彻底的人,锤是什么,一个训练有素的职业退伍军人,一个政府前特工,她会不了解谨慎二字的重要性吗?不会,可是在Root抓走了Finch,她的老板后,正确的理解对待她的方式,是像Finch一样持怀疑态度,或者和John一样听从老板的安排,可是她却在关键的时候,说服Finch把Root放出来,在她心里,这个黑客,看起来武力弱鸡了一点,但是有些方面还是可圈可点的!你们看,除了TM,谁是第一看出来Root是个拥有做好人潜质的人,是锤,她的那句[你可别让我的脸上无光][Honey,怎么会,你永远都光彩照人],可谓整个第三季的亮点,更不要说投食梗










Sarah说,真正让锤心里真正意识到自己的感情的是,Root骑着摩托来救她,可我觉得可能是知道Root会用双枪开始的欣赏,因为这是个贯穿前后的梗,救Reese那集里的,她毫不掩饰眼里的欣赏,[吼,你还不赖],Root属于那种别人夸我,我就要飘上一飘的Sweet girl,后来的Four Alarm  Fire里,锤的那句[你很辣,会用双枪],好吧,你是对双枪印象多深,我的印象里,我Root自从救Reese用过双枪以后,再也没有用过,锤还没有我们这样有视频天天温习复习一下,所以完全是记忆,所以她是欣赏的Root用枪的,虽然锤天天迷惑自己说自己信任Root,是因为机器宝宝信任她,她有特殊权限,她是交互界面,这里机器宝宝表示这个锅宝宝不背,你们的事情宝宝不知道……










锤其实是个敏感感知的人,她能了解一个人的本质可不可救,就像Kate知道那个跟她身边的小警员一样,需要一个拥有纯洁心灵的人才能拥有的功能,不能表达本身就有一种含蓄的美好,后来的事情,她和Root之间就明显多了,她告诫Root伤口换药的次序,查看伤口的手势熟悉无比,自然无比,好像做过很多次了,事实上在她用一个医生眼光去看一个病人,本来没什么,她也是了解那要命的调情是什么,一般情况她是懒得去理会的,连回应都懒得回应,可是那种不知所谓的哼和摇头,白眼,每一个都像一个雨滴滋润锤心里那个嫩芽,让它慢慢长大,长到有一天,连锤砸自己都无法忽视的地步,直到有一天,锤会说,会停下原本的脚步,原本救Finch是最终目的,因为Root欲言又止又模棱两可的一句话,就留下一句[Root那是去找死],就千里骑行的去帮Root,这个时候的锤已经无法忽视自己内心的感受了,可是傲娇就是傲娇,心向着你,嘴上却是万万不能承认,她心里打着的如意算盘永远都是我不能让这个黑客看扁了,说实在,锤,你什么时候在乎过别人的看法,别人怎么想,你什么时候觉得重要过,你不是都习惯了爱谁谁的路,Root她有什么特别的呢,那个时候你不承认,可那个时候,你看着Root一路不回头的时候,心里可还有一丝不舍?心里可怪Root不讲义气,连多看都不多看你一眼?那个时候,锤应该已经意识到自己对Root不一样的感情了,只是她还不知道怎么处理,或者她有点不理解,自己的大脑到底怎么看待这个感情。










第四季,确实是一季放飞了肖根的爱情线的一季,无论是开始的锤的迷之吸气,车里的Kiss Kiss to you,too,还是锤突然有意识的观察到Root不对路的状态,她的郁郁寡欢,她的强颜欢笑,锤的一遍遍的[where is Root?]永远在线的关心,在什么时候锤正式完成思考的呢?Thomas的出现!很多人认为Thomas的出现是一集冲击Shaw的情感关的一集,冲击是冲击,但是不是对于锤的双性恋的冲击,而是对于Root的感情冲击,这一集我觉得锤完成她对于Root感情的定义,Thomas才是肖根最大的助攻无疑了。










Thomas性感又帅气,有能力又潇洒,不羁又玩的起放的开,三观正工作又刺激,自由又充满挑战,天呀,这是什么?这是锤梦想的生活啊,这是她喜欢的搭档啊,另一边是什么,一个怂的只有嘴炮的女人,挑逗永远在线的啰嗦女人,一个她干什么都要插上一手或者一脚的女人,连喝饮料都要抢来喝上一口的女人,一个不知道有没有胜算的对决,一个被Boss限制能力的机器宝宝,两个大叔,一个地痞气的警察,一条狗,自然狗是她最爱,一个满是狗的味道的地铁站居所,高低立现的选择局面,这样的情况下,锤心里发现她竟然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回来,她的内心一定在想[I Am so Sweet,hahaha],Thomas是什么,她的镜子,一个跟她有一些相似之处的男人,Thomas那段剖白,勾引她的话语,其实是替Root说的,它像是钉子一下子就钉碎了锤心里的玻璃罩,锤意识到她的内心那个叫感情的大树已经郁郁葱葱了……











所以她去看,让这个选择局面扭转的最重要的原因的Root,偷偷摸摸的出现在她身后,吓她一下,[能够在你身后吓一跳还是挺开心]的说话过后那藏也藏不住的笑容,她在笑什么?她在开心她的决定啊!有什么好开心的?这么糟糕的境况,没有胜算的对决,可是那天开始,她决定了,不会离开Root,这是锤的我爱你啊!!!









后来的撒娇的Please,拜托,你看见过锤跟任何人,哪怕是演戏?用过这么柔软的语气吗?好吧,这个过于明显已经无需分析,满满爱情的酸臭的味道,她知道,Root对于她的以自身安全为赌注的威胁无能为力,锤你坏坏的,其实这一种了解谁又能说锤不明白这已经变成一种明显的相互了呢?对于开始Root的严肃的说“你应该害怕,如果你不在乎,爱你的人会在乎”,表情完全孩子气,她知道Root真的生气了,那么认真的剖白的担心,她有些气恼,怎么会被压了一头,之后利用这一点反将一军,这个时间点,还是停留在她对于Root完全的信任,我们应该也有体会,有的人遇到爱情后变得傻的根本的原因,我想就是这种无条件的信任吧,不想去怀疑,也知道对方不会把自己置于危险的境地的心情,难能可贵就是这种的无一例外,因为能够暗算锤的人大概只有Root,这也是Finch把这个任务交给Root的根本原因,如果这个世界上有一个人能够把锤安全的带回来,那么只有Root,所以,锤醒过来,怪Finch也不是没有原因,怪他太会选人,Finch的通透也是迷之觉悟。











之后,不管宅总还是Root都不同意锤出去出任务,把她无聊的,可是她还是很听话的呆在地铁站里,锤的本性也是不喜欢麻烦的人,只有一情况出现除外,那就是Root独自去赴约,她的气急败坏收拾枪械不是对着宅总的埋怨,是对自己,气自己没能早点察觉让Root独自去赴撒马利亚人的约,后面的千里奔袭去跟她们汇合,这也是Root最放不过自己的一点,是她同意,她让锤来纽交所的。










纽交所里的模拟,机器宝宝对于每个人的神预测,让第四季跟第五季有一个真正意义的呼应,让机器宝宝和小撒的模拟做了一个对比,机器宝宝更加注重的是人为因素给所有事情带来的后续影响,这里面机器宝宝注重是人,而小撒的模拟里,总是在用事件去触发一个可能性,注重的整体的行为带来的影响,孰高孰低我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锤在两个模拟里的表现的行为完全不同,机器宝宝里总是能突出锤的积极的一面,小撒的锤总是释放出消极来,所以画面的昏暗也不是没有道理的,就算开船也是一样,压得人喘不上气来。船我就说,看了百十来遍的大家,吼吼








从什么时候开始,锤重新出现新的色彩,就是Root发去摩斯码4AF之后,枪杀Lambert的时候,她的轻松的言语,[那我也要把这个清除我的梦境!]一个从死到生的过程,只是为了一句话,锤真的已经爱的那么深了,虽然自杀6741次已经说明问题了,可是死和生不同的是,有的时候一个人选择生往往真的比死更需要勇气,生代表无休止的痛苦死是一了百了的解脱,为了一个人一句话,一个勇气,大概这就是肖根吧。









锤逃出来之后,一周了,没有去找Root,记得模拟里的锤吗?她去了一个超市,想把小分队的人引过来,为什么?她太想见到他们了,特别是她——Root,锤逃出来,这次她不愿意冒一丁点的险,给大家带去危险,特别是Root,这份感情不能不说,更深了吧,如果不是机器宝宝看不过去了,派Root来找锤,锤大概要一直这样下去,你们说,她想不想Root,和大家?还记得那个被Root一把搂在怀里的委屈的表情,我的天,我都要哭死了,之后[一枪一个撒马利亚人]轻松的口气,她好高兴啊,随后心思一沉还是决定走,那表情里的落寞藏也藏不住啊,她回答Root问题的时候甚至不敢看Root的眼睛,她担心自己一松动就妥协了,而Root的眼睛就是那个最大的影响因素,索性说狠话,告诉模拟里我已经叛变了,把你们所有人都杀了,让Root放弃解救她,









可是她的身体其实很诚实的出卖了她,之前船长们的一致性舔唇就不做缀叙了,锤如果想走,她会慢慢腾腾的挪吗?她内心的挣扎真的太胶着了,她告诉Root,她经过了很多测试,然后告诉Root,七千多次的模拟,她看见了Root眼里的心疼,对啊,她有必要说吗?她要交代那么多吗?我们都有经验,特别是理性的人,戒备心强,傲娇的人,对于自身受的苦都是一片云淡风轻的,不需要任何其他的人来看自己的笑话,难过也不过过分表达,可是只有对于自己极度信任的人,才会把自己的伤疤剖出来给她看,目的是什么,她太难受了,压在心里的压力,委屈她需要发泄啊,她的吃的苦受的罪,她需要有人知道啊,谁能知道呢?谁又有这个资格呢?Root!无疑是她,只有她!锤也只想她知道。她是变相的希望Root心疼她,她在跟心爱的人撒娇啊,傲娇锤啊!








Amy说过,锤回来之后,变得不一样了,变得没有以前那么难以接近了,是啊,其实锤也是在模拟里才发现自己的那棵树何止郁郁葱葱,已经参天大树了,而每一片叶子都属于Root,为她死为她生,所以在听到心爱的人说地铁站的三个字的时候,下意识推开彼此的距离,她以为这是模拟,枪指向Root,让她站在那个位置不要动,这是她熟悉的模拟套路,为什么,撒根每次看见锤拔枪就站在那不动了,而Root知道她要知道锤到底突然怎么了,听见锤的剖白,她的眼睛里忽喜忽悲,喜的是傲娇锤亲口的表白,悲的是她的锤受了那么多苦,我想她那一刻开始就越发坚定了杀光撒马利亚人的所有人的计划了,不计较任何代价的,除了锤的性命







事实上,锤应该明白,眼前的小疯子是她的小疯子,她的小疯子何曾让她失望过,她举枪对准自己咽喉,一步一接近的走到锤的面前,让锤看着她,撒根不敢如此做啊,撒根以为全天下的人跟她见过的人一样,都怕死呢,Root是小疯子,什么事情她不敢做呢?[If you Die,I Die too]这是肖根的表白誓言啊!!








模拟里剥离现实感的是撒根,将锤一步步拽出来的是Root,所以模拟里外,锤心里的人一直是Root,所以成是她败也是她,最后,Root在知道锤安然无恙之后,虽然她也想多安慰安慰锤,可是时间不允许,她有些担心锤知道计划以后,极力反对,所以隐瞒她和Finch,还跟机器宝宝商量,用自己的声音做为机器宝宝的声音,一个方面可以最大程度上松动Finch,另一方面也算是对于锤的一个奇怪的陪伴吧,我在想,锤510的每一分表现都是在说她爱Root,无论是邀请Root留下来,还是那个车辆驶来后,满满的埋怨,她在怨她和Root好不容易能好好的说说话,调调情,谈谈恋爱的时间和气氛嘛,还有车后的[我就不应该告诉你这件事]那是满满的宠溺啊,[永远在不适宜的时候调情],可是她的笑真的再说她喜欢啊,她喜欢Root协奏曲的话









我真的不想写我锤的后来,John看着锤的时候,那个一晃而过的我Root,我打死也不会承认,那是她,锤夜幕里的情绪是什么?像是一堆燃烧红火的篝火突然熄灭变成一堆灰烬,也像是本来热热闹闹的喧闹突然安静了,就像那扇本来因为Root打开的心门,突然关闭了,所有都回到了寂寞,那是一种空洞的恐慌,锤那一瞬是不相信的,如果John再问她一句,她一定会爆发,给任何人一枪,她不会相信的,她要做的第一件事是逃避,逃避现实,她甚至怀疑这是模拟,那原本的safe place,等着Root出现,是啊,她模拟里说过,在她最难过的时候,会回到那里,跟Root在一起,然而,她等了一天又一天,只有机器宝宝看着她……








后来她认命的走到墓地,她一眼就认出那个只有数字的墓碑,她带着最后一丝微弱的希望去妥协,跟Root妥协,[告别是窝囊废才需要做的事],可是她要跟Root妥协,你要告诉Root,如果你看见我这么难过,你应该出来告诉我,你还活着,我知道你会心疼,可是没有,只有拥有Root声音的机根……






而最后的最后,呼应的是什么,又是用杀了那个杀手去为Root报仇的手段,她又回到了那个冷漠的杀手,只是不一样的是,她再也不会轻易动心了


  




除非Root回来

评论
热度 ( 81 )
  1. 夜月o辰lucy chen 转载了此文字
    寫的真好~感動~

© 夜月o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