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月o辰

No reason to stay is a good reason to go.

【短篇-正剧】Aurora

好甜的文~
暖暖的~

S君:

天冷就要多吃糖!


本文的时间线在 “20 kisses”之后,没看过也不要紧,不会影响阅读的


(为什么tag里死活刷不出来这篇文章?)


—————————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Root开始迷恋上了自然风光。
她们离开立陶宛后,确实是在马德里买了公寓,可真正呆在公寓的时间少得可怜,大多时候Shaw都被Root拉着满世界跑。
Root对旅游的热情有点吓到了Shaw,对,吓到了。她甚至以一个医生的视角试图分析过Root是不是因为那次重伤落下了什么后遗症。
而事实上,Root就只是想像普通人一样生活而已。Shaw从不知道自己会是比Root要更不适应的那一个。
Team Machine的成员都一致认为Root是个不折不扣的小疯子,“普通”、“正常”、“平凡”这些词和她根本不沾边。
Shaw出生在温暖的德州,Root也是。家乡炎热的温度让Shaw从小就习惯了穿着短袖短裤满处跑,以致于在她大学去了纽约之后格外的不适应。直到现在也一样,她们在丹麦北部的小镇,已经进入了北极圈的范围,室外的风冷的不像话,积雪也已经过了脚踝。
她用棉服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而Root却只穿风衣在雪地里走,一点也没有冷的意思。这让Shaw觉得她很“不正常”,不过Root没有正常的时候。如果哪天Root变得像大街上的其他女人一样正常的话,那恐怕Shaw的二轴都要被治愈了。反正在Shaw的印象里,Root唯一“正常”的一次,就是在立陶宛疗养院的那段时间。
但讽刺的是,Root现在比Shaw要更贴近于“普通人”的定义,她能让自己放松下来,而Shaw却总是下意识地觉得她们是在出任务。
只要和Root在一起,她就会一直保持警惕——她担心某个屋顶上藏着个狙击手,她担心车上被放了炸弹,她担心半夜会有杀手潜入她们的房间,她担心......
“Relax,Sam.”Root忽然拍了她的肩,让她猛地抖了一下。很明显Root已经习惯了Shaw这幅样子,她身为一个前特工的本能总让她在这方面比Root还要神经质一些。
“别这么担心。”黑客用食指尖戳了下她的额头,“我们现在只是一对再普通不过的,来旅游的couple.”
Shaw缓慢地点了下头,把放在枪托上的手移开。
Root去取预定好的房车时,Shaw在小镇的唯一一家便利店买了不少零食和啤酒。虽然她更想买威士忌,但介于她今晚可不想看着酒量奇差的Root喝得醉醺醺的——那样的Root很可爱、也很诱人,但Shaw即便用二轴的心思也想象到宿醉与看极光的夜晚不搭。
她们从小镇开到了郊外的湖边,那时候天色还没完全暗下来,但天边已经出现了一些若隐若现的翡翠色的条状光线。
Shaw对极光不是很了解,事实上她对这种自然现象都没有什么兴趣,她可以坐下来欣赏,但谈不上“感兴趣”,但她还是不适应这样的Root,一个热爱自然、对一切事物都忽然充满热情的Root.
当然,这并不意味着她讨厌这样的Root,她不讨厌任何样子的Root,虽然那女人很多时候都很欠打。她只是对这样的Root充满了一种类似于好奇的感觉,就像是求知欲或者探索欲。
她们坐在房车外面的椅子上,喝着各自的啤酒,酒精让Shaw有些僵硬的身子渐渐热了起来。
Root难得地没说话,一句话都没说。
这让Shaw觉得更诧异了。她跟着Root一起抬头看着夜空,但她其实在偷瞄Root的表情,大概在她眼部肌肉都开始酸胀时,Root像是没憋住笑的转过头对上她的眼睛。
“你可以光明正大地看,sweetie.”
Shaw赶紧翻了个白眼,扭过头去继续望向天空。绿色的极光已经变得愈加明显了,在发灰的天际上缓慢地流动,渗透夜色。
“知道我为什么想来这里看极光吗?”
她们靠得很近,但保持着几厘米的微妙距离。那距离让Shaw觉得心底发痒,她想把Root搂过来,但又觉得那样显得自己太主动了,她不想让Root幸灾乐祸。
而对于这个问题,Shaw诚实地摇了摇头。
“安徒生就出生在丹麦,Sameen,这是童话之乡。”Root的语气轻飘飘的,就像头顶的极光那样,涣散、轻盈,可触不可及,“很浪漫,不是吗?”
Shaw差点被没咽下去的啤酒呛到。
“浪漫?浪漫可不是用来形容童话的,Root.”她晃了晃深色的酒瓶。
“但如果童话的主角是二轴特工和黑客杀手,你会怎么去形容呢,Sameen?”Root贴近了Shaw藏在外衣帽子里的脸。
“我只能说,这并不是个童话,Root,这会是个以你的名字首字母开头的小说,”Shaw咧开嘴笑着,她能感受到自己嘴唇上的酒气,“Rated R那种。”
Root笑的几乎欣慰,这反应和Shaw预想的不太一样,她以为Root会顺着她的话继续调情,但她的表情几乎可以用“正经”来形容。
“你不觉得,我们和极光一样吗?”她把头靠在了Shaw肩膀上,Shaw在冰冷的空气里能闻到Root身上特有的果香。
Shaw没有说话,只是任由Root放松地靠着她,仰头看着夜空中颜色愈浓愈亮的一片不规则的、深深浅浅的绿色。
“环境越黑暗,极光就越明显,就像我们......只能在黑暗中出现。”
Shaw记起Reese曾经对她说的话:我们在黑暗中行走,但那不代表我们要孤身前行行。
“人们在黑暗中最渴望看到的,是光亮。”
Shaw会想起了那些她救下的号码,她清楚地记得他们得救时重见天日、如获新生般的,目光中重新燃起的希望。
极光的边缘处蔓延出来一种淡蓝,她不合时宜地想起她曾经的主顾和她自己的代号:Northern Lights,Indigo.


她强迫自己忘记这些。
“那就是我遇见你时的感觉,Sameen.”Root从她肩膀上抬起头,“我这辈子花了太多的时间看电脑屏幕,太多时间听The Machine的声音......而现在,Sameen,我只想看着你,听你的声音。”
Shaw转过头,对上她鹿一样的眼睛,棕色的瞳孔上似乎有着一层薄薄的水汽,倒映着极光的颜色,那让Shaw联想到画家的调色盘。
她们是彼此的极光?这个比喻让Shaw觉得似乎有那么一点道理。
她们是对方生命里的完美巧合,完美的像个错误。
不过Shaw认为她们也是彼此的镜子,她可以在镜中看到自己,和Root.
她们大概也是风中夹杂着的雪花,因为每一片雪花都独一无二。
她们......
你是我的一切,Sameen.”Root放下手里的酒瓶,两只手捧住Shaw的脸颊,在她眉心用力地亲吻。
Root的温度几乎能在她皮肤上留下烙印,她在Root的瞳孔中也看到了自己的倒影。
Shaw挺直了身子,她想说些什么来回应Root,但她知道自己不是个善于表达的人。
可Root想听她亲口说出来,她一直想。
Shaw小幅度地歪了歪头,眉毛不自然地抽了一下,她盯着Root的眼睛,那里面丰富的色彩如漩涡般让她沦陷。她缓慢但确定地告诉Root:
你是我的......唯一。”


Root一直是她的那个特例,唯一的特例。Root是她最信任的人,她最在乎的人,她第一个爱上的人,她的安全之地。
有什么亮晶晶的东西从Root眼角滑下去,Shaw用微凉的手指帮她擦掉,而Root抓住她的手,放在唇边亲吻。
曾经的她们是爆炸般炫目的天雷地火,激烈但转瞬即逝;而她们现在是极光,那种不强烈却格外醉人的光芒。
Shaw很确定她手里拿的是一瓶十几度的啤酒,不是三四十度的烈酒。
她最终还是做了她今晚一直想要去做的事情。
她把Root揽入怀抱。
“所以说,这不是童话,Root.”她们凉凉的脸颊贴在一起,“这是现实,这才是我们的故事。”


——————————



评论
热度 ( 281 )
  1. fromtheunknownoftheuniverseS君 转载了此文字

© 夜月o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