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月o辰

No reason to stay is a good reason to go.

物理细节(十六)

lucy chen:

是因为迷妹说,Amy说她从不香水吗?而她随口的提起的Sarah的香水味道非常好闻,大大真的厉害啊,没有见过可以把分析文写到泪目的,如果不是对于Root这个角色理解到透彻,不会有这一翻深刻的叙述,如果不是对Shaw的想法思索揣摩过很多,不会如此深刻,受教了


我从未理解到这个层面,Root最最深层的内心,她是纯洁的,她用外面层层面具去掩盖,用不同的工具去掩藏真实的内心,将纯洁的自己藏的太好,足够骗过所有人,复杂的情感掩饰却独独被自认为二轴情感缺陷的Shaw看破,识破层层牢狱下真实的内心,在自认为空荡荡的内心也为Root建立了一个立体的真实的形象,想象到仔细到,在那么多次模拟中,上千次的模拟中,她未曾发现这个女人的一切是如此无孔不入深刻的占据着内心,甚至每一个动作和每一处内心……


深爱至此,大概彼此都应该无憾了,大体真爱就是如此,没有可能更爱


小驴屹耳:



物理细节章节索引:戳这里








说明:听了一些迷妹讲述的SHCC细节,我现在对下面这张剧照有了些新的理解。😊

















Summary: In 7000+ simulations, there was this one thing about Root they never got right.








***








Physical Details. Ch. XVI








身为优秀的特工,Shaw拥有超级敏锐的感官。但在诸多项目中,她的嗅觉是相对而言最迟钝的。








她将自己的嗅觉钝感归因于成长环境使然。小的时候,祖母和母亲都喜欢在家中用浓郁的熏香。稍大一点,她热爱运动,混在男孩子里面踢足球、练拳击,享受那些青春的、有弹性的肉体碰撞带来的酣畅感,然而汗汽蒸腾的足球场和健身房并不是一个对气味敏感的女孩子待得下去的地方。再后来,学医,与她同一天进入实习岗的另一个女孩在第一天结束后就选择了离开,理由是“受不了医院里的味儿”。








“Dr Shaw,你怎么好像没反应?”女孩问她。她只是皱了皱眉。“我还好啊。”








在军队里,她曾经跟男兵们闷在战壕里整整两天两夜。战壕外的尸体堆在沙漠烈日的炽烤下迅速地解体,释放腐气,与战壕内十几号人的狐臭、体液、呕吐和排泄物的味道混在一起,攻击她的鼻腔。那是她短暂军旅生涯中最严重的一次挑战,她凭着过往生活经验锻造的超乎寻常的嗅觉钝感挺了过来。








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她是在Root被囚禁于图书馆长达两周之后,才注意到一个无聊至极的细节:香水这一项从来没有出现在采买单上。








这个女人,当她是Root的时候,清清爽爽,干干净净。








*








Root做起功课来的认真劲儿,她是喜欢的。








应该这么说,她敬佩职业精神。哪怕职业是骗子,在精神境界上也是有很大差别的吧。








要论假戏真做的严谨,Root绝对是个中翘楚。她是Caroline Turing的时候,就用Caroline Turing式的香水:知性,柔弱,微妙的暧昧。她是Ms May的时候,就用Ms May式的香水,DC高级官僚喜欢的那一种:规矩中要有一丝灵巧的挑逗,欲盖弥彰,还不能太狐媚。Veronica则明明白白透着一股本分的小职员气,与她身上那一身办公室西装套裙一样经济实惠,小心翼翼。








与Root相处的时间一长,Shaw发觉自己的嗅觉在变得敏锐起来。有些时候她甚至不必抬眼看她的装束,只要Root走近过来,她就可以凭着气味大致判断她今天假扮是金融高管、政府部门文秘、FBI探员、报社记者、大学讲师、IT公司程序员、厨师、酒吧招待,或者别的什么她不愿意去想象的身份。Shaw不知道女人的香水可以有这么多名堂:她自己只用一种,从青春期到现在从来没有换过。但真正让她觉得奇异的,并不是这些过于繁琐的花样。








她可以接受Root扮演的角色要求的无论何种气味,毕竟她们都是为了讨人喜欢的目的被设计出来。其中有些甚至可以说是令人——哪怕是嗅觉钝感的Shaw——相当愉悦。但她喜欢Root不扮演任何角色的时候,她能在皮革、火药、薄汗的味道下面分辨出来的那种无法描述的清淡。








那是Root的根底,不加任何修饰的简单和质朴。这是真正让她觉得不可思议的地方。








如果她像Finch那样矫情的话,她或许可以用一个拧巴得像是伪造的词来形容这种感觉,那应该就是Finch对Grace的感觉:“纯洁”。不过她很清楚,如果她告诉Finch自己对Root下了一个“纯洁”的结论,会被Finch好好上一堂关于人性的大课。








*








倒也不怪Finch。他不会明白。








没有人明白,除了Shaw。








她当然不能去跟Finch解释,这个结论乃是建立在怎样的经验基础之上。








*








如果她经过严格训练得到的记忆技巧没有失效,那么,她是在第147次模拟的时候,成功地找到了Root。这就好像通关,Samaritan和Shaw合作,在146次尝试后打通了这一关。于是Root在此后的每一次模拟中都会出现了。








模拟中的Root渐渐学会了越来越多的留住她的方法,但Shaw也有自己的方法识别、离开。








比如John没有穿着西装;








比如Finch叫Root“Root”;








比如Root在盛满的果盘里挑了一枚绿苹果,或是喝咖啡时加糖;








比如她用右耳听电话;开车的时候将电台调到乡村音乐频道;








比如她冲Shaw做成了一个wink,左眼愣是睁着没有动……








直到第1261次的时候,整个过程都没有什么疑点,她们终于来到床边。Root左肩上她自己精准射击留下的弹孔疤痕形状错误,于是Shaw毫不迟疑地从床头柜中摸出了一把枪。Samaritan花了近百次模拟,不断试错,修补好了这一漏洞。








除去右耳后被浓密长发遮蔽的那一道,Root身上一共有大小十余处或深或浅的疤痕,其中有两处伤是Shaw亲手缝合的。第2357次模拟中,她们甫一见面就经历枪战,Root挂彩,Shaw在安全屋中为她取出子弹。于是在第2358次的时候,她发现原来那两道归在自己名下的作品,完美地呈现出Dr Shaw独特的针脚愈合印记。








这十余处伤口渐次地全部修补完善,便已经到了到第3962次模拟,她面对一个一丝不挂的Root,从头到脚看遍,再找不出任何不对的地方。








Samaritan和她的合作又打通了一关,模拟Root将她骗上了床。








*








其实她知道,还有一处不对的地方。








她只是没有办法再拒绝。








她也不敢再拒绝。她依然保有关于Root身体的秘密只剩下两条。








为了能够继续保有,她必须当它们不存在。








*








第5437次模拟,她在亲吻Root的时候摸到她右耳后的疤。








她还有最后一道防线。








*








在7000+次模拟中,Shaw曾经1485次走入暗夜的树林;其中的973次都以她将Root打翻在地开局;416次她被Root抓住不顾一切地亲吻;174次被她温柔地揽入怀中;49次紧如铁钳的拥抱。








这一次,她如前48次那样,安静地立住,将鼻子埋入Root的胸口,深深地呼吸。








她闻到熟悉的皮衣和T恤。








Remington 700PSS狙击枪的弹壳和火药(她不记得Root会用这款狙击枪)。








她闻到深秋的落叶和雨后的泥土。








自己身上残留的南非,累日旅途中沉淀的血腥。








她甚至闻得到鸟的鸣叫,月亮的光;连风拂过她的脸畔,也是有气味的。








她静静地等。








她希望闻到任何一款香水的味道,以确证这是第49次。








这样她便可以留下来。模拟中她只能伤害自己,无法伤害Root。








*








没有。








*








清清爽爽,干干净净。








简单。质朴。纯粹。








Root。








*








她必须离开了。
















-FIN-






评论
热度 ( 502 )
  1. 风雨同根lucy chen 转载了此文字
  2. Stephy小驴屹耳 转载了此文字

© 夜月o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