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月o辰

No reason to stay is a good reason to go.

【肖根】穿越重生点梗

感動~~
好好看~

寒秋不知寒:

点梗:  @咕骨咕骨


    将号码推离爆破现场,Shaw已经没有时间逃离正在爆炸的炸弹,火舌瞬间吞噬全场,高温烘烤着Shaw的皮肤,爆炸产生的巨大的气压碾压着Shaw的全身,所有的疼痛神经一刻不停的向大脑释放疼痛的讯号,但Shaw心中却无比的平静。终于,可以去见你了,Root…


    Shaw睁开双眼,正在一辆地铁里,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旁边坐着一个戴着眼镜的小胖子,并且Shaw知道在不久以后那个小胖子还会把自己衣服下绑着的炸弹露出来。


    "Again?!"Shaw深吸了一口气,她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这肯定又是Samaritan的模拟,不然为什么自己死了之后这么快就到了这里?模拟、模拟、模拟,持续不断的模拟快要把Shaw整疯了,而上一次的模拟,自己竟然以为是真实世界了吗?!回想着上一次的事情,地下车站的位置,自己似乎已经把能暴露的都暴露了,该死的。Shaw一个拳头砸在扶手杆上。


    不知道现实中大家现在怎么了?会不会因为自己而…有事?但,如果上一次是模拟的话,那是不是代表,Root还活着?


    最让Shaw不明白的是Samaritan现在究竟想要做什么,如果该套到的东西都套到了,那Samaritan这一次的模拟又想得到什么?为什么这次模拟回到自己被抓前?Shaw摸了摸自己的耳后。


    去他妈的,Shaw现在很想甩手什么都不做了,她倒是想看看Samaritan到底想做什么。或许,自己应该离开这辆地铁,看Samaritan又会想要怎么模拟。


    "发现目标了吗?Shaw."耳机里一阵熟悉的声音传来。


    "Root…"Shaw听到后,打消了想下地铁的打算。当Root的声音响起的一瞬间,她的脑子里都被想要见她的念头给填满了,即使不是真的她,即使是模拟,她也好想见她。


    Shaw决定按兵不动,按照之前事情的发展,解决了地铁的事情,再去银行地下层,不过,这次,绝对要带份大礼给Samantha的喽啰们。


    Shaw回复道,"我正盯着呢…"
 




     "Yo,banana nut crunch,could use a hand."Root回过神,就听到Fusco的声音回荡在自己脑子了,准确的说是耳机里的Fusco的声音。


    而自己现在的姿势保持着拿着手电筒的状态,身前站着的Harold正在启动发动机。这熟悉的场景是在银行地下层?可如果没有记错的话,自己应该中枪了,被Samaritan的狙击手射中,车被警察拦住了,自己被送到医院,在救护车里就失去了意识…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自己是已经死了…那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重生吗?Root迅速接受了这个事实。虽说这件事看起来十分不可思议,但重生也不一定做不到,只要超过光速,虽然按理论来说超过光速就代表那个物体静质量必须是虚数,但灵魂的质量这种东西还真说不好。


    "Hey,Nutella,你听到了吗?"Fusco的声音再度传来。


    将手电筒递给Finch,Root走了过去,因为自己刚才的失神,右耳耳机已经传来机器的声音,不用说,Root就知道是Samaritan的特工们。


    "他们早到了。Get ready."Root对Reese和Fusco说道。


    Reese举着手枪走去门边准备好,Root来到Finch身边,"Hurry,Harold",接着便听到发动机发动的轰鸣声。


    "切断螺旋状电缆。"Root提高音量,对Fusco提醒道。


    Fusco举起斧子砍了下去,边砍边想着,自己刚刚好像还没问出口那根电缆是控制电梯机械锁的,她是怎么知道了。不过,现在的情况已经没时间让他继续想这件事情了。


    几人被堵在电梯前的通道中里,和Samaritan的特工们进行着你来我往的枪战,虽然地上已经躺了不少人,但是很明显更多人的还在赶来,Reese将空的子弹匣扔掉,"我没子弹了。"


    Root听到后,反应过来,对着左边的方向射了一枪,正好打到从左边出现的Lambert,避免了之后他射中Reese.


    按以前,自己这时候应该已经连上Shaw的线…但这次Root选择不,无论如何这次按下超驰控制按钮的人一定会是自己。




    Shaw正在爬导风管,边爬边等着Root的声音。结果自己爬到了,也没有她的声音传来,Shaw皱了皱眉,有点奇怪,不过,也有可能Samaritan不知道她们通话这件事?


 


    You guys look like crap……Shaw赶到那里,将本来打算脱口而出的话咽了下去,毕竟不知道为什么Reese好生生的站在那里。


    这又是怎么回事,Samaritan的模拟出毛病了?!虽然之前的模拟里,经常会有违和的地方,但模拟的次数越多,自己就越难以分辨。虽然不知道上一次,Samaritan到底是怎么模拟的与现实一般无二,但是这次毛病就出的太过于明显了。


    Shaw习惯性的摸了摸耳后,视线一直放在Shaw身上的Root,看到她这个动作,皱了皱眉头。


    "How did you…"Harold开口问道。


    "爬了45米的导风管,没法原路返回。"Shaw微微摇了摇头,"不过,不用担心,我有那位炸弹背心朋友的小礼物。"


    将多余的子弹扔给Reese,Shaw将炸弹扔了出去在空中射中了它,接着举起从某些黑道朋友"借"来的的MP5,趁着爆炸时余威开始疯狂扫射,既然现实已经那样发展了,那在模拟里不如放飞自我好了。


    Root有些懵,Shaw第一次绝对准备的没有这么充足,弹药,冲锋枪…随后反应过来,举着双枪,站在Shaw的身边,与其并肩作战,不远处,Reese换好弹药,也参与进来。


    "We're so good at this together.You're gonna realize this someday.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的发展这么顺利,也不知道究竟自己的重生带来了什么变数,即使知道Shaw接下来会回什么,但Root还是想听Shaw亲口说,‘four alarm fire’那句话。


   "Yeah,you're right.I know this."Shaw回道,如果说这么多次模拟带给了Shaw无尽的精神折磨,它也让Shaw一遍又一遍的认清楚一件事,那就是这女人对自己有多特别。所以,即使在模拟里承认这件事,也没关系吧…如果,当初的自己也这么回答…



    "Wait,what?"Root诧异地看着Shaw,以至于忘记了对面还有一堆枪口。


    "Be careful,ok?"Shaw护着Root向后退去,手中不停拿枪射击着。


    两人继续后退到电梯附近。


     机器告诉自己生存几率已经上升到百分之63,现在要做的就是按下按钮之后就完全安全了,而现在已经争取了足够多的时间。而有这想法的除了Root还有Shaw,当她们一起到了按钮前,同时伸手的时候,两人带着困惑对视了一眼。但是,显然已经没有多余的时间,两只修长的手叠在一起按下了按钮。





     当他们安全出了银行,所有人都长长吁了一口气,差一点,只差一点。


    "Ms.Shaw,你去哪里?"Finch看Shaw打算离开,而方向不是回地铁站。"你应该知道现在你是Samaritan的头号目标。"


     "去我那儿吧。"Root建议道,"我那里虽然没有地下站安全,但是也足够阻隔Samaritan的触手了。"


    Shaw点了点头,这次不对劲极了,作为模拟来说也是处处不对劲,而在其中最不对劲的就是Root了,特别是她也和自己一起去按按钮,仿佛知道这件事情一般。





    到了屋子内,Shaw将外套脱了下来,Root顺手接过挂了起来。


    屋子内没什么多余的东西,一张床,一张桌子,两把椅子。


    Shaw随意坐在了床上,Root也拉了一把椅子过来面对Shaw坐了下来。


    她们就这样互相看着对方,既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


    "够了,我们又不是来玩瞪眼游戏的。"Shaw率先开口。"这是一次测试,是一个模拟是吧,Samaritan。"


    "Shaw,这是真的,这不是模拟。"Root现在知道Shaw哪里不对了,Shaw可能和自己一样,她是未来的Shaw。"虽然,我知道这很不可思议,但是Shaw,你从未来穿越回了今天,而我也是,我也重生了,我被Samaritan的狙击手射中,而我重生了,在银行地下层。"


    "你以为我是傻子吗?"Shaw听完后,冷笑了一声,"之前一切还是向着真实模拟,现在你给我来科幻?"


    "虽然这似乎不可能发生,但是,它就是发生了。"Root回道,如果她是经历一切的Shaw的话,她应该注意到了,"所以,我没有连你的线和你叙旧,因为我知道你会来,我救下了Reese,避免他被射中,我知道先要按下超驰控制按钮。"


    "只是这样,我又怎么知道这不是模拟呢?!"Shaw突然有些狂躁,表情已经变得不那么平静,真实不真实,自己已经分不清了,手不由自主的按在自己的耳后。


    Root看着Shaw的动作就明白她在怀疑,怀疑一切。Samaritan的几千次的模拟,让Shaw习惯性怀疑现实。Root看着她的眼神飘向她自己大腿处,Root知道那里有一把枪,"忘记你自杀就能保护我这件事,记住,I can't live without you.So,you die,I die too."


    Root站起身来,单膝跪在地上,握着Shaw的另一手。Root蜜色的眼眸直直的撞进Shaw的眼睛里,"我不知道该怎么让你相信,但是,我可以向你叙述我们间所有的一切。我们第一次相遇,在一间酒店的房间里,我为了追踪她的下落,你为了调查你的搭档,我们第一次有了交集,I read your file,and I'm kind of a big fan.这句话是真的,当时我确实很欣赏你,关于你的反社会,关于你长的好看。我电击了你,把你捆在椅子上。"


    "我就这样在你面前用熨斗指着你,"Root手虚握住,举在Shaw左脸边。


    "第二次,我们见面就比较匆忙了,都没怎么好好交流。不过,你一上来就给了我一枪,虽然我沉浸在找不到她的精神痛苦里,但那一下也真的很痛,在这里留下了永久的记号。"Root抚摸着自己的左肩,露出了一丝笑意。


    Shaw渐渐平静下来,按在耳后的手渐渐放了下来,无论那次模拟,它都不敢仔细回忆以前的事情,因为这是很冒险的事情,毕竟只要有一点不对就意味着失败。


    更何况,自己这一次一开始就出现在地铁内,如同明摆着说这不是真的一样,如果这是模拟未免太过大胆,更何况里面还有一个据说是重生的Root。其实,如果按Root的说法,虽然奇幻了一点,但却一切都能说得通了,毕竟上一次的世界那么真实。但Shaw不敢肯定这是不是Samaritan的剑走偏锋的测试。


    "如果你想听,我可以一桩桩一件件的说出来,任何细节不对,你都可以判断出来,不是吗?"Root知道这不过暂时打消的Shaw的疑虑,但也只是暂时而已。如果要让Shaw真正相信,还是要慢慢来。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不是有时间驳论这种东西吗?重生也无法改变已定的历史。"Shaw突然开口道。


    "是,但是还有一种叫平行世界,既你做的选择不同,又会分出无数的世界线,从而有无数的平行世界,可能我们之前的平行世界你被抓是历史,但是这一次可能就是选择不同而分叉出的另一个平行世界"Root思考了一下,回复道。


    "balabala…别说了,我本来头就够大的,你这么说,我都快炸了…"


    Root站了起来,伏下身,额头紧贴在Shaw的额头上,感受着对方。这次的重来,是上天给自己的机会,给自己带来太多东西了,先知的优势,对Samaritan的优势以及Shaw,想和她在一起,这一次,不想再分开。

评论
热度 ( 74 )
  1. 夜月o辰寒秋不知寒 转载了此文字
    感動~~好好看~

© 夜月o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