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月o辰

No reason to stay is a good reason to go.

肖根片段合集(1~10)

很甜~~
好看~~

喵西二三七:

整理自微博。




1-糖果


Shaw是一家糖果店的老板,每天下午六点停止营业之后都会去接她的植物学家女朋友Root回家。


Shaw在车里喂了Root一颗水果糖,让它化在她的嘴里,然后捧起她的脸低柔地说:“我可以用舌头要回我的糖果吗?”


Root抵着Shaw的额头微笑,呼出蜜桃味的气丝,反问道:“小馋鬼,你愿意做我的蜜蜂吗?”


 


2-回家


Root背着书包走在回家的路上,有个年纪比她稍小的女孩一直跟在后边,脸脏脏的像只花猫。


Root:“你跟着我干嘛~”


Shaw:“……我迷路了。”


Root:“这不关我事吧?”


Shaw:“不知道……可我觉得,跟着你,我就能找回我的家。”


 


3-契约


Shaw是一只契约兽,汲取契主Root的血液长大,她的功能是为契主承受伤害。也就是说,Root所受的物理伤害全都会转移到Shaw的身上。显而易见,她们两个之中,Shaw会是先死去的那一个。


Root因此杜绝了自己的所有危险行径,每天都把她的小宠物Sameen抱在怀里安然入睡。直到有一天,契约兽汲取了足够多的血液,化为强大的人形。她们开始拥有一些不同寻常的愉快夜晚,比如今晚,是Shaw温柔地抱着Root。


 


4-玩笑


“Shaw,你女朋友掉水池里去了……”


晚上,挂断电话,Shaw急匆匆骑着自行车赶往公园。


“她们在逗你玩,赌你听到消息会不会及时赶来。”Root乖巧蹭进Shaw的怀里,小鸟依人,样子十分柔顺。


“我知道。”Shaw认真地看着Root的眼睛,吻了吻她的耳边发,“我会为你而来,总会。”


然后她牵起了她的手。


 


5-签名


Root(甜笑):“Hi~”


Shaw(不屑):“……”


Root(懵住):“请问,你需要签名吗?”


Shaw(伸手):“……”


Root(热情):“签手上吗,好的,你要我写什么呢?”


Shaw(冷酷):“笔给我。”


Root(递笔):“???”


Shaw(接笔):“……”


Shaw在Root的衬衫上用凌乱的笔迹写下了一行大字:“She is mine.——Sameen Shaw”然后挤开人群扬长而去。


Root愣了两秒,忽然追了过去。


 


6-求婚


激烈的枪战之中,Root一边潇洒无阻发射双枪击打敌人,一边好似习惯使然对Shaw谈笑说:“I love you,marry me.”


“你能不能不要这么突然?我们还在死亡线上,等突围出去再说好吗?”


Shaw觉得这句突如其来的话比炸药的爆破力还强许多,她还没准备好去承受它的威力,即便不可否认她也曾认真思考过那个问题,并且剥掉层层掩饰还隐含异样期待。


“No time like the present.Sameen,say yes.”


“No!”


急步上前护住Root的身体,拉着她下伏躲在墙后,一粒飞驰的子弹凶险无比地擦过了Shaw的左肩,溅起几点殷红血花。


明明受伤的只有自己,她却莫名心悸发颤,深深呼吸缓了缓喉头的梗塞,望向Root所在的安全之处,硬绷着一张呈现生气状态的冷脸,翕动嘴唇发音时却像瓶子里流淌的沙子一样逐渐柔了下来:“我们有未来,每一天都是好时机。1月1号到12月31号,每一年的每一天……所以,Root,下次等我开口好不好?”


 


7-Root


你本来全然无所畏惧。于死亡线上追寻真理之影,不过只是你的高明计策。假如你的人生在那里就奏响尾音,也只是旁人觉得万分荒谬你自己却并无多大遗憾吧?


你与世界的联系早已不知在哪个阶段分崩离析,或许Hanan的死是诱因,又或者更早你便在母亲歇斯底里的病发里听见了人类的苍凉悲歌。


所以你在杂乱的混合色里唯独看见了单一的黑暗,比夜色浓郁,更不可解。


你谓之bad code的生物,几乎从不曾令你改观。你离他们太远,以至于你听不见他们在谈论什么,他们也看不清你桀骜独行的背影。


你像个失明者,光是什么,又一个你不屑解读的浅易名词罢了,颠来倒去把生命活成了一段背弃常理的孤独旅程。


Harold是个例外。


他设计制造的The machine是你人生中一直想要寻找的先知。


所以你决定追随,忠心不二,你遵从“她”的指令痴痴狂狂向前走。


Shaw是个意外。


这个冷漠的女子竟然在乎你的安危。


她去Control关押你的地方找过你,你本来早已不含期待,未想还会有人惦念你,哪怕那个人的感情微弱如细火。


你在防线之内小心翼翼点燃了她,同样,你没有预想过,你们之间真的能够发展成为比一两次激情更亲密的关系。


那束只为你绽放的火焰最终烧毁了你自己。


你看着她中枪倒下,你遍寻不见,你无能为力,你心如刀割……


你宁愿当初被Samaritan抓走的人是自己。


可是最后,你却做不到你最想走完的那一点——她归来,你不离不弃。


你成为了她随酒饮下的麻木记忆,深夜里的模糊梦影,醒来时的一声迷惘轻唤:Root。


 


8-星星


透过帘缝漫射而进的阳光让Shaw本能地揉眼醒来,第一眼见到的人是安静躺在身旁、发丝缠绕自己手臂的纤柔女人,Root。


她在光中沉睡的样子多么……美味可口。


想吻一吻她紧闭的双眸,想嗅一嗅她颈窝里的香气,想尝一尝她洁白的肌肤。


当Root突然睁开犹泛倦意的眼睛对上Shaw垂涎欲滴的两片嘴唇时——


“早、早上好……”Shaw立马撤退逼近Root的色举,舌头很没骨气地颤颤打起了结巴,心里暗道不管Root接下来将要嘲笑她什么,她都得保持一贯的淡定从容坚决予以否认。


(哼,我才没有看你看到发呆流口水呢!我才不是那种只会沉浸在恋爱中的傻瓜,我才没有沉迷于你的美色……)


Root眼神虚掩支起脑袋看了看Shaw,刚够打足一个舒心呵欠的一小会儿。


“喵~”


她轻笑着挥舞“爪子”挠了挠Shaw热乎乎的掌心,装模作样又乖又躁地叫了声,然后拉上棉被翻身过去继续睡。


Shaw的眼里霎时闪烁着满世界的小星星,纯澈透亮,使其本人的其他部分仿佛定格成了一张黑白相片。


那是只为照亮Root的长明星,即便相隔数万光年的距离,那些光芒亦可在一声呼唤之后瞬间抵达她的夜空。


 


9-Blackjack


从晚上九点到十一点,Shaw和Root玩了两个小时的扑克牌,Blackjack。


Shaw输掉了她的连帽衫、黑背心、性感内衣……


Root只输掉了一副黑框眼镜和一件皮夹克。


“这到底什么鬼牌?!”Shaw懊恼地把纸牌往床单上一扔,而后捏紧了手中的牛奶盒。


“嘿,我的牌是黑杰克。”Root盘腿坐在床上,笑说着抢走了Shaw的牛奶,咕噜咕噜喝下一大口,扬头抱臂甩了个暗示性极强的销魂wink,“该脱掉你的内裤了,Sweetie。”


“你的运气怎么这么好?这样高的胜率也太诡异了吧?”Shaw有些不乐意地撇了撇嘴,右手勾起大拇指往外拉了拉身上仅剩的一层薄料。


“幸运女神站在我这一边。”Root抬手擦去了残留在Shaw嘴角的一点滑腻之物,同时舔舌抿食掉了自己唇边的同款奶液,脸上慢慢浮现出了几缕戏耍逗趣的轻笑,“脱吧,难不成你还想穿着睡么?”


“The machine在帮你对不对?”Shaw像是忽然开了窍,小裤裤褪到膝盖上方便停下动作半悬半挂。


“我当你在让着我。”Root朝Shaw的方向歪了歪头,眼里的深意不言自明,“或者,你今晚想要我——”


Shaw不耐烦地翻了翻眼睛,三两下脱完内裤揉成一团堵住了Root犹自开合的嘴巴,两根手指夹住一张扑克牌,施巧劲使其飞旋而出,射向摆在柜子上的水果篮,正好插进顶层的那一颗又圆又大的红苹果。


“不,你的小聪明只能用来玩玩纸牌游戏,那些需要耗费大量体力的活计,比如如何毁掉这张床,你是外行。”


 


10-10秒


Shaw拥有将时间倒流10秒的能力,每当身边有人遇险,她便一次次回到10秒之前使出浑身解数力挽狂澜。但是阻止灾难发生的成功率一直低于15%,而且通常失败100次以后,便意味着几乎没可能挽救那个人的生命。


Shaw的记录是3600次,整整十个小时。可惜毕竟10秒太短了,她来不及做出化解危机的完美应对。


Root中枪的时候,Shaw正在街道对面。


来往的车辆遮挡了两人的身影,她们消失在了彼此深凝的视线之中。


Shaw和Root是一对相识十年、聚少离多的好友。这次相约见面,Shaw的口袋里揣着一枚精心订制的戒指。


砰!


枪声响起,车流间隙里,只见Root已被击中倒下,铺红地面的鲜血映照着Shaw轻轻震颤的睫毛下犹如沉沉夜色的黑眸。


时间不停地倒回10秒前。


Shaw不停地做着无用功。


数不清返回了多少次,也不知道过去了多长时间,左手腕上代表动用能力次数的红色数字从一位数渐渐疯涨到了四位数。


她度过的那10秒钟仿佛一世纪那么久。


超过7000次,Shaw终于认清事实——她救不了Root。


让时间的流速恢复正常,Shaw流了一身热汗来到Root身旁,却意外感知,她还有着一丝丝微弱的气息。


Shaw以最快的速度把Root送去了医院急救室。


当手术结束医生宣布病人脱离生命危险时,Shaw这才机械式地咬了一口手中早已捏皱的冰冷三明治。


她永远不会告诉Root,她曾看着她“死”了七千多次……


她只会告诉她,这十年,对不起,今后我们不要再分离。





评论
热度 ( 98 )
  1. 没有ID123 转载了此文字

© 夜月o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