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月o辰

No reason to stay is a good reason to go.

【温暖】(片段)

好甜阿~~

大錘好暖~

锤锤砸的兔子:


哭包根+暖锤

-----------------正文-----------------

1.
Shaw面对半靠在床头,浑身是血,脸上还青一块紫一块的笨女人,她知道自己是用了多大力气才阻止自己想冲上去给她一拳的冲动。

Root眼见Shaw的脸色愈来愈黑马上就要大爆发,赶紧酝酿眼泪装可怜。

“对不起嘛,我不是故意的,我也不知道他们人很多,我...我当时一个人进去...他们好多枪...还有一把好长的西瓜刀...我就跟西瓜一样差点被从头切开...我...Sameen...Sam...我...其实好怕....呜呜呜呜....”

这下好了,明明说好是装可怜,可是说话间Root想起自己在那家废旧的工厂孤零零奋战了一整天,那种绝望和故作坚强,唯一的信念就是要回来见眼前这个黑发女人。

看到她,瞬间卸下所有伪装。

Shaw看着这个埋在自己膝盖上嘤嘤哭着的小女人,那么瘦弱,脏兮兮的小身子满是伤口,颤抖着一边解释一边展示给自己她所有的软弱。

“好啦,别怕。”Shaw伸手把Root揽进怀里,让她靠在自己肌肉结实的肩膀上,另一只手轻轻抹去她的眼泪,“我在,下次不会让你一个人了。”

Root伸手揪着Shaw的衣服下摆,闭着眼在Shaw颈间蹭蹭,专属于她的气息混杂着硝烟的味道,好安心。

“那你不可以再凶我。”浓浓的鼻音,委屈地撅着嘴。

“Root,我不是凶你,我是....担心,下次别这样了。”Shaw吻吻Root的发顶,“来吧,帮你处理伤口。”

Root躺在床上看着自己家这只暖暖的小锤,真好。

“你说你是不是笨,这道伤口明显就是正面袭击造成的,你怎么会连这样基础的攻击都躲不过?”

“我说真的,下次再这样逞强明知道打不过还去自投罗网,我一定不会管你了,你就呆在那儿等死好了。”

Shaw一边没好气地抱怨一边小心翼翼地包扎Root的伤口。

“Sameen你又凶我。”小奶音颤抖着控诉。

“我没有!”

“那你还这么大声!”

“我....我只是让你下次小心....”

“下次我去了就不回来了,哼,被他们砍成西瓜吃了好了!八瓣一人一瓣。”

“你敢!”Shaw收拾好医疗用具,瞪了Root几秒钟,转身去放工具,小声碎碎念,

“哼,你等着吧,下次,下次我绝对不会让你离开我半步!”

2.
“Sameen~Sameen,Sameen~”

Shaw站在雪地里,对面那个穿的跟熊宝宝一样的女人努力挥着双手喊她,她看着她大大的笑容,心里暖暖的。

“我堆了两个雪人哦,你看你看,”Root拽着Shaw的胳膊,把她带到两个矮矮的雪人面前,“这个是你,这个是我。”

Shaw伸手帮Root理好快遮住她眼睛的黑色绒线帽子,皱着眉头看了看她湿湿的手套,脱下自己的棉手套帮她戴上。

“走吧,回家了。”

Root揉着暖暖的手跟在Shaw身后蹦蹦跳跳地被牵着走。

第二天,Root哭唧唧地跑到Shaw面前:“呜呜呜,Sameen,我的手好痒。”

Shaw一看,白嫩嫩的手上长了红红的冻疮,肯定是昨天在雪地里冻坏了。

“笨呐你,昨晚不是叫你别用热水泡手吗?”

“可是我好冷。”Root看着自己满是疙瘩的手,“这样好丑,怎么办呜呜呜。”

Shaw握着Root的手,想了想,去医药箱里拿出一管药膏:“我帮你擦药吧,但是最近不可以揉眼更不能啃手指!”

Root有睡觉时啃手指和揉眼的习惯(其实是兔子本人有...)Shaw一直很头痛。

晚上。温暖的被窝加剧了Root手上的痛和痒。

“Sameen~我难受。”睡不着的Root想抓手。

“不可以,抓它会加重病情。”Shaw伸手牢牢握住Root的手,“你乖乖的别动,我给你讲故事。”

“不要嘛,好难受。”Root挣扎着想抽出手,手上又痒又疼,刺激着自己毫无睡意。

“那我帮你擦药。你闭上眼睛。”Shaw拿出药膏,轻轻擦在Root手上,凉凉的。

看着Root迷迷糊糊地睡过去,Shaw抓紧Root的手防止她在无意识的时候去挠,更提防着她把手指放进嘴里。

“唔....”感觉到她挣扎,估计是难受了,Shaw继续帮她擦药,用指腹轻轻挠着Root手背上红肿的地方。

早上。Root睁开眼看见的是Shaw一只手握着自己两只爪子,另一只手紧紧捏着药膏,面对着自己睡的很熟,轻微的鼾声。

Root红了眼眶,“谢谢你Sameen~”

“乖噢,别去抓手,很快就好了~”

Shaw无意识地嗫嚅道。

【The End】

评论
热度 ( 143 )
  1. 格子霸锤锤砸的兔子 转载了此文字
  2. 二哥哥的小娇妻锤锤砸的兔子 转载了此文字

© 夜月o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