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月o辰

No reason to stay is a good reason to go.

【小锤*大根】

好喜歡這篇~
變小的錘錘好可愛~ ^^

锤锤砸的兔子:


“Sameen~”

Shaw感受到一阵强烈的头痛,浑身热的像是在燃烧,想挣扎,却无法动弹。印象中,自己在大楼里面执行任务,肩部被身后偷袭的混蛋射穿了,然后....然后?

昏昏沉沉间听见TM的声音。

“是你吗?TM?”

“Sweetie,听我说,你现在很危险。”

“你他妈闭嘴,别用她的语气跟我说话。”胸腔火辣辣的疼,想发火却使不上力气。

Shaw感到些许挫败。

“无论如何,Shaw,你要挺过去。”

“我听你的从来没有好下场。联合起她骗我她死了,看着她被Control拷问你却什么都不做,瘦的风都能吹走还自以为是跑去等着被射成马蜂窝!”

“HeyHey,Shaw,现在可不是翻旧账的时候。况且,这不是正好说明了我们需要你吗?”

“可是我不需要你们。”

该死的,刚刚热的像着火现在全身冰凉,意识开始模糊了。虚弱到几乎无法感受的心跳。

我要死了?死了也好,天天搅在这堆破事里面。可惜了Bear,出门前答应好给它买新的咬咬棒,没机会跟它解释清楚了,希望它不要介意。

“你确定你不需要我们?你不需要那个正跪在旁边哭的快抽过去的女人?”

“妈的你吵死了。”

死都不让人安生!

Root.....她不是挺厉害的吗,天天眨着那双勾人的大眼睛四处放电,天不怕地不怕的,没事就缠着自己聊天调情,真正有危险了却自己跑去面对吱都不吱一声。

神经病,当初抓到她就应该把她两只耳朵都切了拿来凉拌,然后扔进精神病医院,哼。

说到她的耳朵。也不知道伤口恢复的怎么样了。装死的时候人工耳蜗被破坏了,自己看着她接受了第二次手术,叫她换药换药,没自己守着帮着,她就得意忘形完全不好好照顾自己。

“Shaw?”

“干嘛!我在准备去死了!”

“看样子你还有一会儿?”

“闭嘴!”

“你要是不介意,最好在死之前看看你旁边这个女人,Root哭晕过去了。”

“该死的...”Shaw试着弯曲手指,呼吸有些急促,“你就不能给她一拳吗!”

“那是你的专利。”

Shaw感受着一层隔着眼皮的热度,明晃晃的有些刺眼,似乎听见了那三个男人惊慌失措的呼声:“Miss Groves!”

“行了行了我醒了!”不耐烦地渐渐清醒,眯成一条缝隙的眼眸模糊间看见几个人的背影。Shaw在心里咆哮,妈的,死都死不清净。那个疯女人呢?人呢!我等着给她一拳。

Shaw睁开眼,看着头顶白色的电灯,左边打开的窗户一阵微风吹进来。莫名的,心里烦躁的情绪被轻易化解。

病房空无一人。看样子Root那家伙给了大家不小的惊吓。

动动手指...奇怪...为什么,手这么小?病号服如此宽大....EXM?!

-------------------分界线-----------------

“Sameen,吃早饭了。”Root笑眯眯地坐到床边,伸手从被子里捞出小家伙。

自己从昏迷中清醒之后就看见缩小版的Shaw穿着比本身大了两倍的病号服,可怜兮兮地缩在Finch怀里,小嘴撅着。虽然Shaw发誓当时是在想怎样才能给她一拳。

对于Shaw从生死边缘徘徊回来之后突然缩小的事情,TM给的解释是:世间还有很多奇迹等待我们去发现.....

对此Shaw差点拖着大病初愈的小身躯拼死给她主机一枪.....

“Root....”五六岁的年纪,尽管Shaw的思维和记忆还是没变,但不知为何总是不经意开始向Root撒娇。而Root自然高兴的快要飞起来照单全收。

“早上我们吃麦片粥哦,多补充谷物营养,有利你早点长高高。”Root托着小家伙的屁股抱着她去洗漱。

“不要。”一头黑发乱糟糟地铺在Root肩上,头摇的像波浪。

“小孩子要补充多种维生素和矿物质,不可以只吃牛排,营养太单一了。”Root给Shaw扎了一个小辫子在脑后,短短的小龙须乖乖地耷拉在额前。

修长的手指轻轻捏着Shaw的下巴:“乖,张嘴。”

Shaw刚刚听话地张开嘴,一把小牙刷就伸进嘴里。好吧,明明还是大人的记忆,被Root当作智障养着是怎么回事...

“我不是小孩子!”气鼓鼓地Shaw挥着小拳头想揍Root,一把夺过牙刷,却被Root抓住小手吻了吻。

“你说,你要是一直这么小,我是不是该送你去幼儿园或者小学?”Root看着满嘴泡泡的Shaw,被萌到。

“你敢!”Shaw果断地喷了Root一脸泡沫。

“你这样很不乖唉Sameen。”Root拿过毛巾洗脸,“信不信我打你屁股。”

Shaw一个白眼翻到天上。

Root看着踩在小板凳上的Shaw,又开始碎碎念:“Sameen,你要乖乖吃东西,早点长的比Bear高才好....啊对了,你以前也没Bear站起来高,现在比它趴着还矮...啊!”

Root还没说完就被Shaw炸毛一爪挠在脸上。哼,力气不够了指甲凑!三条细细的血丝在Root左脸颊慢慢浮现。

“我不需要你跟我妈一样教育我!”挥着小胳膊努力地咆哮,由于身高原因反而显得很可爱,“管好你自己!”

“你现在变小了Sweetie,我的首要任务是管好你。”

“去你妈的管我!变小了又怎样!我自己会管自己!不过你倒是照顾好你自己吧,下次再被击中我可不会来给你收尸!”

好吧,冷静下来的Shaw突然意识到自己口不择言了。

看着Root眼眶中泛起的泪花和左脸上冒着血珠的伤痕,Shaw承认自己不是故意的....虽然有那么一点故意.....这需要去打狂犬疫苗吗?

Root抿着嘴唇一言不发丢下Shaw独自在浴室,自己回房间锁了门。

“Hey,她哭了。”TM的声音好像几百年都没响起了,自从那天自己快死了又醒过来之后。

“又不是我的错,谁让她笑我矮还多管闲事....”

“你要理解她,你突然变小,她不但要出任务还要回家照顾你。很辛苦。”

很辛苦...是吗?

Root眼眶下淡淡的青色,永远的好手艺这几天也有几次会把牛排煎糊,半夜自己起床上厕所会看见她缩在客厅沙发里抱着电脑,在键盘上敲敲打打。

“最近的号码不好对付?”

“相当难。”TM毫不掩饰对Root的心疼,“她已经三晚没休息了。”

Shaw看着自己的手,指甲缝里残留了一点血红。

可能,最近大家都不顺心吧。

“Hey,Root....”Shaw在抬起小手拍拍门,“我饿了!”

没动静。

“喂,你饿死自己我没意见,可是我不想被饿死!”

好吧,该死的Root,诚心跟自己作对!Shaw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转身拿起手机,搭着小板凳(....)打开大门,去Finch那儿蹭饭!

-----------------分界线-----------------

“所以...你跟Miss Groves吵架了?”Finch看着眼前正抱着两个三明治在用力啃的小小锤,人缩小了食量倒是一点没减。

“唔,没吵架,就是我给了她一爪子...”

“Finch,Shaw,这边出事了。”安静的地铁站突然传来John低沉的声音,“Root被抓了。”

“我操....她能不能让人省点心!”Shaw嘴里的半块三明治差点噎在嗓子里,“我才走一个小时不到!”

“很显然那些人有备而来。”TM的声音响起,“而Root在家里睡着了,还是第一次戒备心这么低。”

太累了吧....Shaw在心里默念,又想起什么,破口大骂:“你他妈的就不知道提醒一下她?!等我变大了第一件事就是把你射成一堆废铁!妈的!除了贫嘴你还剩点什么有用的你说!”

嘤嘤嘤,这年头机器真不好当。

“行了,地址给我,John。”Shaw把手里的三明治袋子揉成一团,跳下椅子,准备去救Root。

现在这样的小身板自然拿不动大家伙,妈的,挑了几把轻便的刀和一把枪藏好,这下真的要小心才行了。

---------------双结局 One------------

一个戴面具的家伙拎着嘴里塞着破布,双手双脚被粗麻绳捆了个结实的Shaw出现在Root面前的时候,Root脑子里“轰”一声,愤怒燃烧到了顶点。

诚然,Shaw除了身体状况之外一切都还是原来的Shaw,但是这样小小的一只满脸倔强地被一个男人提着衣领拎在手里,胳膊上脸上青一块紫一块,Root的心像是被刀剜去了一块。

“放开她!”

“噗通。”男人毫不怜惜地把Shaw扔在Root脚边。Root听见Shaw疼的闷哼一声。

“你想要我手里的资料?可以,放她走,我立刻把权限给你。”Root不顾MT给的计划,失控地向这个男人妥协。

“或者,我可以不放她走,照样拿得到权限?”男人冷笑着来到Root面前,蹲下,看着蜷缩在地上的Shaw,“我跟她聊聊怎么样?”

Shaw尝试着挣脱绳子,可小孩的身体让自己失去了原有的力气,嫩嫩的皮肤轻轻一动就被勒出血痕。

妈的,这辈子都没这么窝囊过。该死的John跑哪儿去了!

Root皱起眉头,TM给的建议是等John和Fusco赶到,这是一个废弃的工厂,这帮人总共六个枪八把炸药两包,硬来不会有好下场。

“让我看看,这是你的孩子?嫩嫩的皮肤,我真是舍不得....”男人话说到一半,站起身一脚踩到Shaw脸上,使劲碾。

Shaw咬着嘴唇不吭声,脸在地上的尘土和碎玻璃渣之间挤压,很快破皮出血。

“还是,你比较喜欢飞一般的感觉?”男人拎起Shaw,使劲往上一抛,

“Fuck...”Shaw整个人狠狠地砸在地上,摔得眼冒金星,几乎是一瞬间Shaw感受到自己肋骨断了。

“求求你,帮帮我。”

笨蛋,Shaw看着流着泪祈求TM的Root,胃里一阵翻涌呕出一口血。

“Shaw,再坚持一下,John快到了。”TM的声音在两人耳边响起。

“妈的,要是普通的小屁孩早被折腾死了。”呼吸都是一阵撕裂般的痛。

“怎么样?资料肯给我了吗?”男人捏住Root的下巴,另一只手摩挲她的脸,“还是,要我亲自伺候你?”

“你敢!”Shaw烧红了眼,一口咬上男人停在自己面前的腿。

“啊!小混蛋,你他妈属狗啊!”男人一脚踹飞Shaw,“老子今天非把你弄死不可。”

“我属狼!”Shaw猛地挣脱绳子从地上踉跄着爬起来,扑上去跟男人扭打在一起,可惜来不及完全解开脚上的绳子限制了自身的行动。

“砰砰!”

两声枪响之后,John欠揍的声音响起:“抱歉来晚了。”

Shaw看着倒在血泊中的男人,坐在地上捂着肋骨,伸出右手向刚被解开绳索就朝自己跑过来的Root讨抱抱。

Root小心翼翼地抱起Shaw,眼泪流了Shaw一声。Shaw把耳朵贴在Root的胸口,听着她的心跳,虽然肋骨还是火烧火燎的疼,不过,Fine,抬起小手抹掉Root的眼泪。

你别哭啦。
再哭我会揍你。

“什么时候变成哭包了?”嫌弃的语气却带着安抚的眼神和温暖的手心。

“因为你啊。”Root脱下外套裹紧怀中的小锤,“总是让人心疼。”

Shaw缩在Root怀里闭上眼睛,暖暖的。

你也一样啊,Root。

-----------------双结局 Two-------------

可是,为什么当自己神经紧绷地到达John告诉她的地点之后,Root一脸神采奕奕地站在一个三层巨型蛋糕面前?她知不知道她身上那件天蓝色的裙子蠢死了...好吧,也没那么蠢...也许,还是挺美的?

Shaw手里拿着枪,走到Root面前臭着脸抬头看着她,Root蹲下身与Shaw齐高,伸手摸她的头被Shaw没好气地躲开了。

“你最好解释一下...”

“生日快乐,Sameen。”

Shaw沉默了一会儿,眼神里闪过一丝惊喜,面色更加红润了一些,还是倔强地开口:“闭嘴!”

Root伸手抱起小锤,轻轻拿走她手里的枪,让她趴在自己肩头,感受着小孩全身依旧紧绷的肌肉,柔声安慰:“抱歉又让你担心了。”

“笨蛋,你这个疯女人。”Shaw嘴里嗫嚅着,抬起小手臂环住Root的脖颈,埋在她颈肩深呼吸。

Root的味道。干净甜美。

“Sameen,我爱你,不论你的大小。”

“反正比你大。”

“........”

Shaw看着Root左脸上细细的伤痕,凑上前去小心地吻。

疯女人。
好吧,我爱你。

“她说她爱你。”TM欠揍的声音。

“Fuck!所以你是会读心术了是吗?Finch又改造了你?”Shaw炸毛。

“我猜的咯。”

“所以,Sweetie,你是承认你刚刚在想你爱我了吗?”Root调戏的语气。

“闭嘴!”

【The End】

评论
热度 ( 146 )
  1. 太古锤锤砸的兔子 转载了此文字

© 夜月o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