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月o辰

No reason to stay is a good reason to go.

【肖根】Closer

好甜啊~~

猫子正:

回来先洒点短糖


可配 Closer by The chainsmokers


但基本上歌词无关,我只是喜欢这首新歌(炸


战损锤 & 笨拙医生根(是的你没看错)



Root在担心。


纵使没有表示在言语中,但Shaw认得出来,那抹标准笑容是比平常更带着伪装性﹑愚蠢又故作坚强的包装。


她以前对于这种情感相当不屑,因为这会显得她是个弱者,但Shaw可是个任务达成率高居榜首的精英特工,所以任何忧虑都显得多余,何况也得不到回馈。


但是现在,一切就像被翻面的牌,不知怎么着的,Shaw看穿了这女人却不再有轻蔑。


反而......有点闷,一种她不想再看到Root露出这种表情的苦闷感咽住喉头。


「我才是医生,妳知道的吧?」


Root颤巍巍的手将浸血的纱布置于一旁,花了比正常多一倍的时间才帮特工的伤口换好药,而且收尾也不太俐落。


语音落后,过了约十秒,她栗棕色的脑袋才抬起,那双忧沉沉的眸子眨了眨。


「Huh?抱歉,我刚刚在听她的指令。」


「没事。我只是說妳是个糟糕透了的医生。」


还是机器告诉她步骤的。 Shaw一点都不意外这个事实,因为机器总是在帮她,令人更难接受的是,Root现在的笨拙。


在Shaw的印象中,这女人学习能力快又有自信和火辣(特别是在有枪枝的情况下),似乎能将自己塑造成任何想成为的人﹑任何职业。


现在却扛不住临时医生这身份。


但有鉴于Shaw现在不适合出现在容易被特工追杀的街上,她也只能将左肩窝的伤口交给异常坚持的小黑客,让那双平常驾驭电脑与枪械的手来碰纱布。


「但这间房子里,我是妳唯一能信任的医生了,Sameen。」


Root轻轻勾起温柔的笑容,拍了下她的大腿,Shaw突然很希望那里头可以多点平常的腻人,看起来才不会这么的......闷。


「我可以自己做好这事的。」


于是她别过头,别扭的拒绝接收那份关心。


「噢,也许妳不该。」


Shaw的眼角余光看见Root站了起来,她的话语停在空气中,带有一点苦涩。


所以她将视线移回了黑客身上,而那人也直盯着她,用一双水润﹑严肃的大眸子,和憔悴的脸庞,天晓得Root在收到她受伤的消息前还在哪个危险的地方为行凶者收尸。


「......Root,听着,我知道妳在担心我,或是不知道什么鬼的感情,但我能照顾好自己,我——」


Shaw停下了,因为右肩头被不算沉的重量抵住,她脖间被那棕色的发丝撩得有些痒,Root正以不太舒服的姿势让额头抵在她肩膀上,然后又移动双腿,小心的跨在Shaw的大腿两侧,最后黑客叹了口微颤的气息,双手慢慢抚上那紧绷的背部。


Root在拥抱Shaw,很轻的拥抱,主要的接触是要将脸埋在她的肩上,这行为很危险,因为特工随时能用没受伤的另一手痛揍她的腰,让她退开距离。


但,也许是冰冷久了需要一点温暖,Shaw居然没有这么做,只是噤声数着女人的心跳。


也许再接近一点她都没关系。


也许因为是Root。


所以她会沉默。


「Sam…...」


「就这样吧。」


Root的话被她打断,那可能是一句无关紧要的调情,更糟糕的是她不擅长应付的真情流露,无论如何,Shaw选择不听下去。


她们就这么又沉默了一会儿,Root只是平稳的呼吸,好似在贪婪的想收尽所有Shaw的气味,而Shaw将双手搁在她腿上,放松了下来。


闭嘴,安稳,和平。


就坚持在这一刻两人的贴近。


最后Root还是又开口了,她离开特工的肩头,棕色的眸子像夏日篝火一般亮了起来。


「Hey sweetie, 也许我们该吃晚餐了,想吃


两份或是三份牛排......or me? 」


「四份。」


Shaw很快的回应,试图让两张脸庞的距离再拉开些。


她知道,就算她这时开玩笑的说想要Root,眼前的黑客反而会把她推回床上休息。


「妳也得长点肉。」


Shaw这么说着的时候是盯着她的胸部的,还好对方没注意到,不然可能会把手指塞进她肩窝的弹孔中。


然后特工想到什么似,倾过身子,将话语贴在Root那只几乎是聋了的右耳,语音轻得如叹语。


「And…...fine, I think I need you.」


Shaw只会对她说这么一次,也绝对不会让她听见。


但拉回原本位置时,Root却突然吻了下她的脸颊,带着一抹神秘﹑熟悉的笑容,和微泛绯红的脸颊。


Shaw那聪明的脑袋突然领悟了。


那万能的机器又在发挥如上帝一般的助攻。


「I belong to you, too, Sameen.」

评论
热度 ( 108 )
  1. 木可IDBI 转载了此文字

© 夜月o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