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月o辰

No reason to stay is a good reason to go.

【肖根】Poison & Wine

歇息;AL:

The Civil War-Poinson & Wine



You only know what I want you to


     她坐在床沿低著头,一发不语。那个感觉又回来了,自己会背叛身边最亲近的他们——伙伴。她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她也开不了口,只能任由呆滞却混乱的脑袋垂在女人有些软嫩但仍平坦的腹部,感受肩上那双富有温度的手掌,拇指不轻不重的揉捏僵硬的肌肉。她呼出的空气都被聚集在女人与她形成的小空间内,一种难以形容的郁闷感充斥著胸腔,她觉得自己就像个流荡的物品,曾经有过主人,却没被赎回去。


     她一个拥有二轴人格障碍的社会异类,找不到除了用食物或暴力以外的宣泄方式,別人看着她那张冷淡无情的面容,就像在看一只至死都无法被驯服的野兽,一只找不到驯兽师的怪物。他们害怕,他们唾弃,他们用医学名词将她逐出社会,他们用鄙视的眼神想将她燃烧殆尽,但她不会接受,她会单靠自己的实力生存下去。


     她会用食物和暴力以外的方式告诉眼前这位她仅有的驯兽师,她是个人类。


     她会说。



I know everything you don't want me to


     她知道她的黑发特工还需要点时间接受这场不是模拟的现实游戏,只不过很少会像现在一样、在白天就感到不舒服——通常是在夜晚的恶梦里。她温柔地舒缓对方肩膀的紧绷,听到靠在自己腹部上的人儿发出如尘埃跳动般细微的呼噜声,她知道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陪在她身旁,静静的,不必说什么哄人的话,只需要适时地抚摸她,让她知道自己在这里,会一直在这里。


     她知道她的黑发特工并不擅长用言语表达情绪,而她不认为这是弱点或凡人认为的——缺失,她只是与众不同而已,她有名字,她有独树一格的个性,她有刺激、危险又致命的职业,她有她。


     她也有她。


     她不用说。


     她都知道。



Oh your mouth is poison, your mouth is wine


     有时Shaw觉得Root的嘴是让人上瘾的毒药,怎么亲怎么舔都不能满足,她想看到那唇瓣因为吸吮而变得红润,甚至红肿,她想在总是说着甜言蜜语的嘴因为愉悅快感而无法发出完整的文字,或纯粹呻吟著。


     有时Shaw又觉得Root的嘴更像令人著迷的红酒,甜而不腻,酸而不涩,散发出淡淡葡萄香的酒味,燻的她必须索取更多,燻的她必须佔为己有。


     「What will you do if someone tries to take me away?」


     「You are going nowhere.」



You think your dreams are the same as mine


     Root从不知道Shaw的梦想是什么,或许她们不适合像普通人一样有著心目中的梦想,或许她已经实现了自己的了。她们曾经都是活在当下的人,接任务,完成任务,休息,重复。


     但她遇到了一个愿意虔诚信奉的神,原本只为自己而活,结果却为了世界牺牲奉献。然后她找到了和自己一样这社会排挤在外的伙伴,她很欣赏她,但她显然不喜欢她。


     Root想到了那段成天追在Shaw身后的日子,不知不觉冒出来只为见到Shaw那仅一秒的惊讶,与Shaw两人单独出任务的暧昧,电梯里的那个吻。


     是稳定且安逸的生活吗?Shaw会喜欢吗?Shaw会接受吗?


     「Do you like this kind of living?」


     「Sure.」



I wish you'd hold me when I turn my back


     Shaw一直都是勇往直前的类型,前方有什么阻碍,就摧毁它,摧毁不了,就改变一点点,一点点方向再前进——她永远不会承认那被称为“绕过”。


     小时候的经历,过去的经历并不会使她退却,她会一直走下去,走到生命尽头的那天,也许会接受死神单方面的邀约,更大的机会是要求一场公平的交易。


     她一直随着时间大步向前走,不曾停下脚步停留於任一处。她被医院开除了,那就进到同样擅长的军中,然后进到更擅长的ISA。


     接着她发现,自己被不曾怀疑过的组织背叛了。


     她被一个奇怪的眼镜男和他高大的跟班招募进奇怪的秘密小队里。


     她遇到了那个曾电击她的神秘女人,她想报仇。


     她——


     「Sameen, could you hold this for a sec?」


     算了,反正剧情走向大家都知道。



The less I give the more I get back


     Root一向都很擅长用挑逗的言语、动作、和表情达成自己所要的结果,她时常这么做。在与Shaw的关系之间,她比较倾向於过动的那方,对,就是过动,Shaw曾用这个形容词。


     Shaw一向都没什么反应,Root知道这是她的黑发特工的个性,也是她的坚持之一——不肯认输。


     其实Root并没有要求Shaw要认输,只是有些话总该回覆吧,例如认真的表白时。


     可惜Root的坚持之一也是不愿认输,她在每晚入睡前,或者欢愉后就会真诚地说:


     「I love you, Sameen.」


     然后Shaw会沈默不语,像被电击而点着头,视线飘移,闭上眼睛,收紧手臂环著的腰。


     今晚她打算连晚安都不说,看Shaw那个大木头会有什么反应。


     她快睡着了,身旁却没有任何异状,连一个声响都没有。


     她将身体转侧,发现自已居然会像个小女孩一样赌气。


     她不该闹脾气的,Shaw明早一定会嘲笑她。


     她感觉到腰间的手卷起,接着背部被柔软贴上,另一手也搭上了自己的腰。


     她太困了,眼皮仿佛搭载着两片沈重的杠片,头脑昏昏沈沈的⋯⋯算了。


     她在睡着前听到背后传来沙哑模糊的声音,却没有力气厘清便入睡。


     「I love you, Root.」



Oh your hands can heal, you hands can bruise


     Shaw的手拿着医疗器具时是个技术精细的外科医生,拿着枪械时是个技巧精準的杀手/特工。


     很多时间Root看得到是拿着枪、破坏力十足的她,尽管暴力,她留下的却只有破坏过的痕迹而不是能让人循线找到她们的线索。


     Shaw承认在医术上的学习让她在执行任务时更加顺利,尽管受伤了也能以最专业的角度和方式解决,让敌人对她突然的再度出现而措手不及。


     「Take it easy, Sameen, although I do enjoy your possessive instinct.」


     当然,她的双手也可以在医疗和杀戮以外的领域造成伤害,例如在女人的身上留下大小不一的瘀青。



I don't have a choice but I'd still choose you


     Root知道自己无可救药的喜欢上这位表情不算丰富却别扭的可爱的黑发特工时,不敢相信自己居然会爱上她,当然也没期待对方会回应自己。


     她不相信命运,可是若没有那位Veronica Sinclair,若没有The Machine,若没有大战,她们还会相遇并爱上彼此吗?


     「Do I look like I have a choice?」


     「Sweetie, you wouldn’t want to catch a cold.」


     「Fine, I’ll wear it.」「But I want steak tonight.」


     「I guess I don’t have a choice either.」


     反正Shaw是离不开她了。



Oh I don't love you but I always will



I always will.



评论
热度 ( 129 )
  1. 弈辛歇息;AL 转载了此文字
  2. keke-97-27歇息;AL 转载了此文字

© 夜月o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