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月o辰

No reason to stay is a good reason to go.

七夕小甜文~~

好甜啊~

甘总:

依旧是家庭系列,这次专注发糖,大家放心食用~~


 




深夜三点,靠近居民区的街道上一派宁静。


引擎沉雄的吼叫声由远及近,一辆深棕色的改装轿车疾驶而来,最终在一幢两层楼的英式别墅前停下。


“嘘。”shaw拉开车门,对着车里的年轻女孩轻声说道:“等会进门小声点,别把你mom root吵醒了。现在我去停车。”


“嗯。”Claire点点头,尽力克制住满脸兴奋的神情。


 


 


Claire轻手轻脚地关上门,此刻小皮鞋在实木地板上扣出的声响都让她觉得无比不安,生怕哪一刻惊醒了严厉的母亲大人。


到卧室门口了!Claire松了口气,然而门把手还没拧开,一声甜蜜又令人胆寒的问候传来——


“good night,sweetie。”


客厅暖黄色的灯光随即亮起,Claire一怔,抬眼就看到mom root穿着法兰绒睡衣,抄着双手倚靠在电脑桌边,温润的眼眸让人难以看透。


“well,good night mom,你今晚气色不错。”Claire只匆匆瞥了root一眼,就做错事般低下头,“我去睡觉了。”


“mom shaw呢?”root显然没有批准女儿入睡的意思。


“晚上好,女士们。”门再次打开,原本也想偷偷溜回卧室的shaw见情况不对立刻改口,同时数落的目光也投向自家的倒霉女儿,像是在责备她把root吵醒又把自己拉下了水。


“你头上那是什么?”root眉峰一振。


两人同时将头上的三角帽摘了下来。


“I need an explanation。”root撇撇嘴。


“是boss的主意!”Claire抢先甩锅。


“what the…”最后那个字还没蹦出来,root就狠狠剜了shaw一眼,shaw只得把它吞回去,同时用眼神威胁了自家那个小叛徒。


“fine,是我的主意。”shaw将三角帽丢到桌上,语气变得无奈起来,“root,今天是她的15岁生日。”


“I know that,”root努嘴,“我不是反对你们去外面开party,but…shaw,你带自己的女儿去成人俱乐部是怎么回事?”她敲了几下键盘,屏幕中各种乳波臀浪,各种眉目生春,各种肌肉线条…舞池中群魔乱舞,简直不堪入目。


“带她体验一下无聊的成人世界嘛…而且那是正经地方!”shaw义正辞严。


“我们之前开了正常party的。”Claire在一边默默申诉。


委实来说,带自己女儿逛成人夜店这种事并没有超出root的底线,但后面的事却让root又恼又惧,她点击屏幕,监控录像中突然爆出明亮的枪火,看起来似乎是帮派火拼,shaw拉着女儿躲在舞台死角,手持USP一边射击一边对Claire说着什么,一段时间后火拼停息,满场死的死,伤的伤,跑的跑,只剩shaw牵着Claire坦然走出了夜店。


Shaw犹豫了一会,才悠悠开口,“you know…是那群老朋友。”


又是兄弟会么?root想起了遥远的过去,当年她和shaw剿灭过这群人。


“sameen,不要忘记你现在的身份,你是医生,也是一个母亲。”


“我知道!”shaw有些暴躁,“但我看见那群人就想…捏死他们。”


“别忘记你答应过我什么。”root捋起shaw耳边的碎发,“我们需要平静。”


“得了吧,”血战之后shaw很是浮躁,耐心在之前就消耗殆尽,她拂开root的手,“我不需要什么狗屁平静,我就是喜欢刺激,所以我带Claire去成人俱乐部,专门去挑兄弟会的刺,我就是爱这样!怎么样,是不是违背那该死的承诺了?”


“Claire你先回房间。”Root的声音波澜不惊,“你是存心找我吵架么sameen?”


“对,”shaw摊开手,“我就是无聊透顶,从你煎糊的牛排到每个星期该死的手术,我已经忍了三年!”她情绪激动,“鬼知道你的程序员工作是怎么干下去的,你穿制服的样子简直蠢爆了!”


“我穿制服蠢爆了?”root难以置信地捂着胸口,“你怎么不说说你自己呢!白大褂都快拖到了地上!”


“胡说!我明明改过了!”


“既然这样,”root气得扶住额头,“你和那些女下属是怎么回事?”


“damn it!那只是工作关系!”shaw敲着桌面,“你的男上司也是够恶心,每次都盯着你没什么料的胸看上半天!”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每周都和Reese喝酒吐苦水!”root痛心疾首,“有什么事情不能和你的妻子说吗?!”


“你除了和finch聊些我不懂的,整天就和他讨论怎么保养护肤!你们是姐妹联盟吗?!”shaw耳根都气红了,“你明明可以和我说!”


……


Claire吓得赶紧用被子捂住头。


 


 


由于昨晚的舌战两人谁都不服谁,最后结果以二人分房睡告终。


时间来到早晨八点半,这原本是个美好的周六,Claire却左手拿着牛奶,右手捏着吐司,坐在两位气场压抑的mom中间一脸不知所措。


“Claire,把这杯热茶给你mom shaw,顺便告诉她大早上吃太多荤食不利于身体健康。”root冷着脸把玻璃杯推了过去。


“boss,mom root说早上吃太多荤食不好。”Claire把茶杯递给shaw,老老实实地转述道。


Shaw依旧大口吞着牛排,“告诉你mom root,她就是蛋白质补充少了才一马平川。”


“mom…”Claire犹豫着,刚转过脸就被root的眼神吓个半死。


“告诉你mom shaw,吃再多蛋白质她吻我的时候还是得踮脚!”


“boss…”


“告诉你mom root,下次高C的时候不要连喊的力气都没有!”


“这…”Claire眉毛跳动,两位妈妈的对话让她十分惊悚。


“是么,”root笑眯眯的站起身,Claire自觉地退了几步,shaw干脆也起来和这个疯女人对视,两人眼中火花四溅。


“告诉你mom shaw,多吃鸡蛋有利于肌肉健康!”说罢root将煎蛋叉进了shaw的餐盘中,把她的牛排搞得一塌糊涂。


Shaw感觉自己额角的青筋都在跳动,她干脆抓了一把咖啡豆撒进了root的绿茶里,“告诉你mom root,多喝咖啡每天都神清气爽!”


Root看着自己精心准备的茶点,头都快气炸了,她把吐司扔进shaw的牛奶里,“告诉你mom shaw,吐司泡牛奶适合长个!”


Shaw捏着眉心,干脆把蜂蜜和奶酪一股脑混在一起倒进root的碗里,“告诉你mom root,蜂蜜奶酪适合丰胸!”


……


“oh,god,谁来救我啊…”Claire顶着餐盘躲在桌子底下,头顶食物乱飞。


 


 


“情况就是这样。”Claire捧着一杯橙汁陷进松软的沙发里,满脸苦恼。


听说boss每周都会来找uncle Reese吐苦水,她也决定试一试,现在她躺在长沙发上不知所措,uncle Reese正端着一杯冰酒耐心听她说着。


“及时沟通是个好方法。”Reese正经地建议道。


“要是沟通有用就好了。”Claire苦着脸,想着两位mom火花四溅的模样,她重重叹了口气,问道:“uncle Reese,在领养我之前她们有这样严重地吵过吗?”


Reese笑笑,心说小鬼你不知道呀,她们现在从良了,之前这俩人一言不合差点拆了半个旧金山,现在只是小吵怡情罢了。


“有过,不过年轻人的脾气来得快去的也快。”Reese如实回答,她们确实具备一天之内毁掉半个城市的能力。


“那我现在该怎么办呢?”在处理家庭矛盾方面Claire的经验几乎为零。


“也许你们可以听听我的主意。”finch走出了书房。


 


 


夜晚,shaw躺在沙发上睡得迷迷糊糊,忽然感觉有人给自己盖被子,睁眼看去,是自家女儿。


“怎么不睡觉?”shaw从沙发上爬起来揉揉眼睛,Claire拉住她的手,“我做噩梦了,你陪我睡吧boss。”


“…….”shaw抱起自己的枕头和被子,跟着Claire走进卧室。


“行了乖乖睡吧。”shaw搂着女儿,轻轻抚摸她的头发,“这样就不怕了吧?”


“boss,你为什么睡沙发啊?”


Shaw翻了个白眼,心说你这不废话么,吵成这样你妈能让我进房么?她还是耐下性子:“你mom root这几天心情不太好,我进房会影响她睡眠。”


“你们为什么吵这么凶啊?”Claire盯着她家boss英挺的脸。


“价值观不同吧。”说完这句话shaw就忍不住想自扇耳光,要是价值观不同她和root在见面的时候就已经把对方抽死了。


“mom root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Shaw思考了片刻,她准备认真回答这个问题。


“嗯…我想她就是个迷人的疯子吧。我说这些你可能不太能理解,但是不要光看表象,你mom root其实是个极具魅力的人,她很聪明,又会调情,又专一,而且火辣…简直就是满足人所有幻想的百变女郎。不过最让人着迷的还是那份别人欣赏不来的独特吧。”shaw一口气说了一大段,这是她第一次在女儿面前表露如此丰富深刻的情感。


两人沉默良久,Claire能感受到她家boss对mom的无限柔情。她小心翼翼地问道:“这么久了,你还爱她吗?”


“oh,小鬼,你知道我很少说那个字,”shaw弹了弹她的额头,“这是当然的,她是我的妻子,是除父母外陪我最久的人,况且她还那么棒,当然除了厨艺…我有什么理由不爱她呢?”


“没事了。”Claire安心地闭上眼睛。


 


 


第二夜。


Root正在梦中和shaw各种世界大战,一阵敲门声响起,她翻了个身从床上爬起来,打开门一看,Claire正抱着被子可怜巴巴地看着她。


“mom,我做噩梦了,可以来这里睡一晚吗?”


“怎么了,是精神压力太大了吗?”root顺着Claire的眉骨按摩她的头部,“SAT考试对你来说很简单,不用紧张。”


“NO,”Claire嘟起嘴,“你和boss吵得太凶,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别担心,没事的。”root轻轻按压Claire的太阳穴,“她只是需要发泄。”


“你们不会离婚吧?”


“瞎想什么!”root笑着拍了拍女儿的脑袋。


“我觉得boss很神秘又很脱线…你觉得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她啊,”root笑笑,陷入了回忆中,“刚认识她的时候你不知道她有多闷骚傲娇,经常闷不做声,偶尔吐一些很奇怪的槽。”root顿了顿,“她总说自己是反社会,我觉得她比谁都孤独,比谁都想融入世界。”


“所以你就开始调戏她么?”


“嗯。其实你boss要深入了解才能慢慢懂得她的好,看起来冷酷实际上温柔;虽然喜欢嘴炮但责任感很强。而且她的体能很棒。”root眨眨眼,“我觉得她堪称完美。”


Claire无声地笑笑,“mom,结婚这么久,你还爱boss吗?”


“当然,”root给Claire掖了掖被子,“不夸张地说,我一直对她很痴迷。而且这种热情永远无法消减。”


“没事了。”Claire安心地闭上眼睛。


 


 


两人冷战的第四天。


Shaw曾尝试偷偷爬上root的床,结果就是被她一脚踹下去。这也惹怒了我们傲娇的锤子,因此两人的关系看起来更糟糕了。


“有什么事吗?”shaw一头雾水地被Claire拽进了二楼的休息室,root坐在沙发上,双腿优雅地交叠在一起,环抱着双臂。


Claire自觉地坐在了两人中间,她打开老式的卡带录放机,镜头一阵摇晃后,一张黑黑的脸进入了视野。


是Reese。finch站在他身边,两个人对着镜头微笑。


“请问你们怎么看待shoot夫妇的感情呢?”Claire举着便携式话筒问道。


“她们是天作之合。”Reese露出龙猫笑,“这点她们可比我们清楚。”


“Ms.groves,上次我推荐的那款护肤品祛皱效果很好哦!”finch冲着镜头眨眼。


Shaw努力憋住笑,root扶额,只想一针扎死这个不靠谱的男闺蜜。


“shaw要注意收敛脾气。”Reese父亲般语重心长。


“Ms.groves不要太花样百出的折腾人。”finch老友般诚恳


镜头切换到了shaw工作的医院。她所在的办公层,几名护士正叽叽喳喳聚在一起聊天。


“请问你们怎么看待Doc.shaw和她妻子的感情呢?”


“你说的是那个肌肉迷人看起来禁欲霸道的Doc.shaw吗?”一个金发护士显得很兴奋,“oh,她真性感。”


Shaw感觉自己的脑袋快被root盯烧着了,尽管有被灭口的风险,她还是稳坐如泰山。


“唉,可惜她已经结婚了。”金发护士突然叹气,“而且感觉她和妻子感情很好的样子,Doc.shaw办公室电脑桌面还有钱包里都有她妻子的照片,看起来也是个美人儿。”


Root微微一笑,她总算明白shaw为什么不让她碰自己钱包了。


“而且她做手术的时候戒指都不会摘下来。”护士继续一脸花痴的说道。


镜头继续切换,一头白发进入了视野。


是她们的邻居,一个种着满园玫瑰的爱尔兰老头。


“请问您怎么看待肖根夫妇的感情呢?”


“你是她们的女儿吧。”老人呵呵一笑,“经常看到她们一起散步啊,遛狗啊,root还问我要过不少玫瑰花呢,有没有送出去就不知道啦。”


Shaw忽然想起自己胃痛的那几天,平时的饮品和食物中都出现了不少暗红色的粉末,她还以为是什么新型的调味品。


老人推了推眼镜,接着说道,“她们这样老让我想起自己老伴啊,年轻的时候我们也经常吵吵闹闹的,可惜她先走啦…”


视频结束,录放机里忽然传出对话声,仔细听去,是shaw和Claire在说话。


“嗯…我想她就是个迷人的疯子吧……”


这个该死的小鬼!shaw偷偷拧了一把Claire的大腿。她用余光撇了root一眼,这个女人依旧安稳地坐在沙发上,眼圈微红。


不出所料,root和Claire的对话也被刻录了下来。


“那个…我先走了。”Claire摸了摸被boss揪肿的大腿,慢慢退出了房间。


两人之间出现了一阵诡异的沉默。Shaw最终还是坐不住了,她清了清嗓子,“我很抱歉那晚冲动把Claire带去了那里,还差点让她陷入危险。我也很抱歉说了那样的蠢话。”shaw挪到了root身边,握住了她的手,“可能我这个人不太擅长角色转换,医生和母亲这两个角色让我焦虑,我一度想要逃离…”她舔了舔唇,“我现在明白了,我怀念以前的日子,不是因为生活太过无趣,而是因为你。”她握紧root的手,“我想我并不讨厌普通人的生活…只要你不厌烦,那么我也永远不会厌倦。”


“sameen,”root眼中含泪地抱住她,“那个恶心的男上司被我吓走了。用威胁邮件。”


Oh,还真是我的小疯子。Shaw摸着她的脑袋默默地想。


房间里突然传来乒乒乓乓的碗碟碎裂声,Claire诧异地皱着眉头,她不记得休息室里有这些东西啊。


算了,管他呢。她捶了捶肩膀,朝楼下走去。



评论
热度 ( 182 )

© 夜月o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