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月o辰

No reason to stay is a good reason to go.

【POI】【肖根】想来块巧克力吗?

好甜~~

在下只是一根油条:

客官,来份糖炒巧克力吗?(生无可恋脸
全员存活状态。只是个甜饼。
一切的爱属于肖根,一切ooc属于我。
我不想再看510。



长时间的安逸并没有磨灭Shaw的警戒性。当那个鬼鬼祟祟的身影从门那里闪过来的时候,她一把抓起桌上的手枪。
“晚上好啊Sameen。”那个穿着幼稚的小熊雨衣的女人摘下帽子,人畜无害地对她笑,但在Shaw看来笑得特别傻。
“你就不能出点声?下次再这样我就直接给你一枪。”Shaw无奈地放下枪,莫名有些火大。这女人就一点动静都没有吗?害得她总觉得对方虚无缥缈。
Root看到Shaw不满的神色,笑得更开心了。“你肯定舍不得的sweetie。”她自顾自地放下藏在雨衣里的一袋子东西,“今天的号码很轻松,只不过护送那个可怜女孩儿回家的时候上帝向我们浇了一盆子水而已。”Root脱下了那件在Shaw看来蠢毙了的雨衣。“改天我还要还回去呢。”
“你的上帝不是呆在你耳朵里的那个家伙?”Shaw递过来一条毛巾。Root的头发太长,雨衣包不住。现在那头棕色卷毛滴滴答答地往地上落水。她突然有了点搓搓它们的冲动,于是她示意Root把头伸过来。
Root乖巧地把头靠到Shaw的面前。Shaw的力气有点大,她的头不受控制地随着Shaw的动作晃动。这使得Root咯咯地笑了。“你可真贴心,sweetie。”
“你的毛可没有Bear的顺。”Shaw平时恨死了自己的身高,因为Root总是仗着自己高就揉她的头。现在她如愿以偿地揉到了Root的。好不容易逮着这个机会,她起了恶作剧的念头。
Root的头发是干了,但那头柔顺的卷发被Shaw揉得乱七八糟。Root照了镜子之后哀怨地转过头来看着啃着能量棒的Shaw。“你忍心把自己女朋友的头发揉成这样子吗?”
“我是在还原你的疯子本色,飞跃疯人院小姐。”Shaw一本正经地把那一盒能量棒都啃掉了。
“我在疯人院的时候可比现在好看多了……”Root用力梳着自己的头发,然后突然冒出一个诡异的笑容。她扑倒沙发上去迅速解掉了Shaw的辫子。
“喂Root你闹什么!”Shaw的头发散开显得有些狼狈。算了,是自己先来的,她放弃了随便在Root身上哪里来一拳的想法。
Root直起身来往后拢了拢头发。自己再用力梳一下应该能恢复原状,现在她需要干更重要的事。“西餐厅买来的黑椒牛排和我用新鲜原料亲手做的牛扒,要哪个?”
“都要。”Shaw依然含着没咀嚼完的能量棒含混不清地回答。
Root笑得都要裂开了。她就知道她的小女朋友最贪心了。

这顿饭Shaw吃得心满意足。当Root收盘子的时候她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上面的酱汁。Root笑得很开心,她看上去还想摸摸Shaw的头,但是被Shaw那“你敢动我我就咬你”的眼神瞪了回去。其实Shaw的本意是“你敢动我我就废了你”,但在Root的脑回路里,她的小甜心做什么都像是炸了毛的小猫咪。
洗好盘子的Root走到客厅。这栋安全屋是她和Shaw的常驻地,因此上帝之战结束后Finch就把的房子送给了她们。算是她和Sameen的共同财产吧?Root这样想。她从带回来的袋子里掏出一个粉红色的盒子,给在沙发上看奇怪的中国武打片的Shaw递了过去。
Shaw一脸诧异地接了过去。Root三天两头的就会给她带来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有时是丑陋的布偶,有时是poi们赠与的小礼物,有时是从酒吧里顺来的高脚杯——鬼知道为什么Root会对这东西抱怀热情,而今天是这个粉腻无比的盒子。“拆开看看吧,”Root嘴呼出的热气萦绕在她耳边。
Shaw拆开了盒子,看到了里面码放的整整齐齐的褐色巧克力。她好奇地拿起一块咬了口——她永远不对尝试食物感到讨厌。微带苦味的甜意在她嘴里漾开。上好的巧克力。被Shaw咬开的地方露出艳粉色的内馅,像是藏在岩层中的粉色宝石。这种馅料有着微微的颗粒,Shaw嚼得很开心,直到Root从她手里抢过了盒子。
“玫瑰味的。”Root把系在盒子上的缎带攥到手里把玩,“巧克力店的新品种。可不能让你一个人吃完啊Sameen。”
“需要我提醒你凸出来的肚子有多高了么?”Shaw翻了个白眼,“而且里面多少色素你知道吗?”话虽这么说,她却又趁Root不注意时顺走一块巧克力塞进嘴里。
Root不可能没注意到她的动作。她不满地戳戳Shaw鼓起来的腮帮子,“双重标准可不是好女孩,sweetie。”
“不爽咬我。”Shaw伸手又去拿。
Root完美截下Shaw蠢蠢欲动的手。她从Shaw手下抽出那块巧克力放进自己的嘴里细细地嚼着。Shaw趁了这个空又去拿,还没有送到嘴边,就感到Root吻了上来。
与直接吃巧克力不同,Root嘴里只有淡淡的一点甜味。但这比巧克力可诱人多了,Shaw忍不住想要探求,她的舌头在Root口腔里追逐着那股清淡的味道。稍纵即逝的玫瑰香味使Shaw扣住Root的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这比至今为止她们所有的吻都要轻柔,但Shaw不讨厌这种感觉。放开了气喘吁吁的Root,Shaw调笑道:“Root,你这个吻可真不hot。”
“因为我是个甜心。”Root大言不惭地回答。她捧起Shaw的脸,用鼻尖抵住Shaw的鼻尖。“我可在这儿呢,Sameen。”
“所以……别害怕。”
Shaw不受控制地瞪大眼睛。这女人看透了她的一切。她知道自己在害怕。她知道自己活得迷迷糊糊。她知道自己失去她之后的绝望。
但她告诉自己她在这里。7000多次的模拟和躺在冷藏室里Root冰冷的触感在这个轻柔的甜味的吻里烟消云散。而现在她在这里了。
Root掰开了最后一块巧克力。粉嫩的馅料被她含在嘴里,而另一半,她轻轻地捏着它在Shaw的嘴唇上画圈。
“现在……"
想来块巧克力吗?

评论
热度 ( 77 )
  1. 羽咲绫乃tianshengqs 转载了此文字
  2. 慕溪tianshengqs 转载了此文字
  3. 夜月o辰海鲜酱蘸油条 转载了此文字
    好甜~~
  4. tianshengqs海鲜酱蘸油条 转载了此文字
  5. 52Hz的鲸海鲜酱蘸油条 转载了此文字

© 夜月o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