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月o辰

No reason to stay is a good reason to go.

【肖根】welcome back

幸好後面Root想起來了~
心疼錘錘~

Ri:

原创/失忆根/HE


Shaw找到Root的时候,她看上去挺好。没有缺胳膊少腿,也不是预想中全身插满管子,带着呼吸机的虚弱样子。
相反的,她看上去有些恢复的...太好了。
当Shaw看到她生龙活虎地勾搭一个女医生的时候,真恨不得掏出枪亲自给她两发子弹,让她再躺上个把月。
Shaw黑着脸,大步跨到病床边,把那个绑着黑马尾的小个子女医生硬生生挤开,用能杀死人的目光瞪着床上不知天高地厚的女人。
而棕发女人只是疑惑地眨了眨眼睛,“Hello?Ms...?”
“Really?Root,玩这套?”房间里的气压又低了几百帕。
“Root?That's my name?...Sounds weird...”女人歪着脑袋,似乎对这个奇怪的名字很不解。
Shaw询问地看向站在床尾的医生。
“失忆。暂不确定是永久性或短暂性。”小个子医生冷着脸,惜字如金,“终于不用再称呼她Jane Doe了。”
“你喜欢怎么叫我都可以的呀doctor~”Root试图抛一个媚眼,但因不协调而显得有点搞笑。
医生没搭理她,对Shaw说,“您是她的朋友?可否到办公室谈一谈。”
Shaw微微颔首,瞥了眼笑得春风荡漾的Root,和医生出去了。


办公室里
“不知该如何称呼您。”小个子医生示意Shaw坐下。
“Shaw。”Shaw莫名的对面前这个冷面医生有些不爽。医生难道不该是春风化雨般温柔吗?!摆臭脸是学谁啊?!
“Ms.Shaw,我是Root的主治医生Dr.Drew。”
“她的情况怎么样。”Shaw开门见山。
“康复情况良好。出乎我们所有人意料。毕竟两个月前她送来的时候情况十分不容乐观。”Dr.Drew翻开病历,“她很坚强。”
废话,她可是顶级黑客兼杀手,Shaw翻了个白眼,“我要她全部的治疗记录。”
见Dr.Drew露出为难的表情,Shaw不耐烦地补充道,“我以前也是个医生,我需要知道她确切的身体状况。”
Dr.Drew沉吟片刻,“好,稍后我会请护士送过去。”
Shaw微微点头,起身离开。
门关上的瞬间,Dr.Drew听到了一声微不可闻的道谢。


Shaw回到病房时,Root正靠在枕头上,生无可恋地盯着电视上狗血的言情剧。
“Hi,friend.”Root欢快地朝Shaw挥手。
“My name is Shaw ,Sameen Shaw .”Shaw沉着脸坐到椅子上,“And we are not friend .”
“Oh...Shaw,你怎么才来呀,我差点以为我是孤家寡人了呢。”Root倒是一点都不介意Shaw的坏脾气,还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
“你不是孤家寡人。”Shaw暴躁地打断了她,“你有朋友,四个,还有一只狗。”
“Sounds great!”Root笑得一脸灿烂,“Tell me about them.”
“It's a long story .”Shaw重重地捏了捏眉心。


Shaw讲述了地铁小分队,讲述了the machine,讲述了他们如何击败Samaritan,讲述了他们付出的惨痛代价。Shaw讲述了一切,唯独不知该如何描述她们两个之间的关系。
故事里,她们是针锋相对的敌人,是并肩作战的同伴,偏偏没有了天雷地火和7000多次的safe place。
Root听完后沉默了很久,久到Shaw以为她不会再开口。
“虽然我忘了这一切,但我很高兴还有机会再见到你,Shaw。”Root轻轻握住Shaw搭在床边的左手,“谢谢你来找我。”
手上熟悉的温度让Shaw有一瞬间的愣神,她克制住自己想要拥抱她的冲动,强迫自己维持冷漠的表情。或许她还是有些怨恨,怨恨Root让自己以为她已经死亡,怨恨Root让她感受到了那些她本不应该感受到的情绪,怨恨Root可以这么轻易地忘记这一切,忘记她。
Shaw抽出手,双手抱胸靠在椅背上,“医生说你康复得不错,很快就可以出院了。”
“是吗?”Root看上去并不是很高兴,嘟着嘴,“我还想和Dr.Drew多呆一段时间呢。”
“...你喜欢她?”Shaw眯起眼。
“是呀,我在追她呢。”Root浑然不觉危险的降临,笑得开怀。
很好,又多了一个揍她的理由。Shaw的手指捏得啪啪响。


根据Root的治疗记录,Shaw制订了一整套复健计划,包括饮食搭配,运动强度等等。在Shaw的悉心照顾下,Root的身体状态越来越好,连Dr.Drew也不得不承认Shaw的专业性。
一开始,Shaw总是有意无意地阻挠Root和Dr.Drew见面。每日的检查Shaw也是在一旁虎视眈眈,一检查完就把Dr.Drew“请”出去。这让Root很是不满,只要找到机会就偷溜出去。被Shaw抓回来,就可怜兮兮地撒娇,“今天还没看到Dr.Drew呢,不知道她在干嘛。”“我不去找她怎么追得到她。”...诸如此类欠揍的话,让Shaw的脸色一天比一天阴沉。
Shaw一生气,只管好她的复健计划,其他的一概不管,随她怎么撩妹。于是Root蹦哒得更欢腾了,最夸张的时候,一天跑十趟了办公室。
Dr.Drew忍无可忍,严令禁止Root再在她上班的时候骚扰她。这让Root蔫了一整天 ,完全没了往常的活泼可爱劲儿。
Shaw本来不想搭理她,但看到她委屈的样子还是于心不忍,“Hey,Eeyore,where is the perky psycho?You are creeping me out .”
“Nancy好像讨厌我了。”Root耷拉着脸。
Nancy?你们什么时候熟到可以称呼名字了?!
“你真的喜欢她?”
“当然,她救了我的命,还照顾了我这么久,多浪漫。”
Shaw很想说我也救过你,我也照顾了你很久。但说出口的却是“你知道她其实是可以把你直接转给其他医生的吧。”
“这么说她其实也是喜欢我的?” Root眼睛顿时亮了,“看来我还得再加把劲!”
......
Shaw想抽自己一耳刮子。


一个月后,Root出院了,Shaw把她接到了自己的安全屋。
Root知道她们要住在一起的时候,表情很是微妙,“同居?”
Shaw把行李重重丢到地板上,“想得美,要不是你刚出院还需要人照看,我早把你丢出去了。”
“哦....”Root意味深长地拉长声音。
“抛弃你脑子里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给我滚去收拾行李。”Shaw翻了个白眼,自顾自地去冰箱拿了瓶啤酒。
其实需要收拾的东西不多,Shaw早已经把一切都打点好了。崭新的被褥,衣物,餐具,洗漱用品...都已经整整齐齐的摆放好。
Root好奇地左瞧瞧右看看,紫色的毯子,兔子棉拖,造型华丽的台灯...在原本简约的装修风格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但Root看上去倒是很满意,“So sweet,你真了解我Shaw。”
“哼。”Shaw咬开瓶盖,扭头不看那个笑裂的女人。
Root已经习惯了Shaw的口是心非,凑上去对着Shaw的脸颊响亮地亲了一口,“Thanks sweetie~”
Shaw僵住,不可置信地看向Root,眼睛亮晶晶的。
“我该给Nancy打个电话吗?”Root没有注意到Shaw的表情,又急急忙忙地找起了手机,“约她出来吃个饭表达谢意她应该不会拒绝吧。”
Shaw眼里的光一下子熄灭,自嘲地摇摇头。刚才那一瞬间她还以为自己的Root回来了。
“别那么叫我。”Shaw咕哝着灌了一大口酒。


起初Root约Dr.Drew吃饭总是被拒绝,但Root胜在脸皮厚,多缠几次,终于让Dr.Drew松口。
“Roomie,我这身衣服怎么样?”Root从房间里冲出来,拎着裙摆在Shaw面前转了一圈。
“一顿饭而已,穿礼服是不是太过了...”Shaw很无力。
Root风驰电掣地窜回房间。
一分钟后,又换上一身休闲装蹦哒出来。
Shaw看着她T恤上印的飞碟图案和“THEY EXIST”的字样,脱力地扶额,“你是初中生吗?”
Shaw被逼着看了半个小时Root的个人时装秀后,终于忍不住暴走,“够了Root,我才不陪你玩愚蠢的换装游戏!”
“最后一件Shaw!”Root在卧室喊道。
“我不...”Shaw突然顿住。
宝蓝色紧身短裙,Shaw有一瞬间恍惚。
“这身呢?”
“...很好看。”Shaw移开了目光。
“真的吗?”Root有些紧张的用手捋平褶皱。
“嗯。”
“太好了,那就穿这身。”Root看了下时间,“哎呀!我要迟到了!先走了!”
门砰的一声关上,房子里一下子安静下来。Shaw仰靠在沙发上,慢慢,慢慢地闭上眼。


Shaw看到Root回来时笑逐颜开的样子就知道她的约会肯定很成功。
是啊,谁会不喜欢Root呢。聪明,漂亮,火辣,虽然有时候是烦人了点,但就是让人狠不下心讨厌她。
Shaw丢下看了一晚上的家居杂志,一句话也没说,转身回房了。
Root在外面愉快地哼着歌,而Shaw躺在床上,思绪凌乱地结成一张网,在心脏上越收越紧,隐隐作痛。
她很想质问Root究竟为什么喜欢Dr.Drew,却又固执地认为现在的Root根本不是Root。两种情绪相互拉扯,像是要把她撕成两半。
夜已深,Shaw却久久无法入眠。


Root和Dr.Drew进展良好,约会几次之后两人就确定了关系。Root就像一个初恋的小姑娘,每天抱着手机给Dr.Drew发短信,然后每隔几分钟就要确认一下对方有没有回信息。如果收到回复,会对着屏幕傻乎乎地笑上好一阵。
现在的Root看上去很开心,就像一个无忧无虑的,陷入爱河的平凡人。
平凡的让Shaw不忍心打扰。
自己不能给她的,Drew可以。这样的结局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Shaw在枪战中恍恍惚惚地想。


这天晚上Root又去约会了。
Shaw在客厅坐到凌晨,Root既没有回家,也没有打来电话。Shaw的拳头越握越紧,她强迫自己不去想Root现在在哪里,和谁在一起,在干什么。但越克制,Root和Dr.Drew拥抱亲吻做爱的画面就越是清晰地浮现在脑海。
Shaw本以为自己可以放手,现在却发现自己根本做不到。只要一想到Root和别人亲热的画面,一股无法遏止的怒火就噌地窜上心头,愈烧愈烈。


Root没想到Drew喝醉之后会变得如此...热情似火。
两人一路纠缠着撞进房间,其间Drew已经除去Root的外套,右手伸进她的衬衫,从小腹慢慢向上,来回抚摸着她的腰背。左手扣住Root的后脑勺缠吻。
Root迷迷糊糊地回应着。
两人抱着倒在床上,彼此撕扯着对方的衣物,直到赤裸相对。
Root恍惚之中觉得少了些什么。
当Drew朝她压下身子,Root紧紧抓住她光洁的后背,一具满是伤痕的身体突然浮现在脑海。
“Sameen...”
Root泪流满面。


当Shaw就要拿枪去突突了Drew的时候,门打开了。
Root失魂落魄地走了进来。
当Shaw看到Root脸上明显的泪痕,怒火突然就不见了,只剩下惊慌和失措。
“你怎么了?”Shaw扶住Root摇摇欲坠的身体。
Root挣开Shaw,双手捂着脸,贴着墙上慢慢蹲下。
莫名的恐惧揪着Shaw的心。她可以面不改色地独自面对一伙全副武装的恐(和)怖(谐)分(社)子(会),却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哭泣的Root。
“和Drew吵架了?”Shaw在Root身边蹲下。
Root摇摇头。
“那是怎么了?”
“对不起,对不起...” Root不断重复着。
“为什么道歉,到底怎么了。”Shaw有些着急地抓住Root的手臂。
Root慢慢放下手。平时总是散发着光彩的棕眸此刻满是痛苦,“我想起来了,我...”
Shaw愣了三秒,似是不理解她的意思。
“我都想起来了Sameen。我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忘记你。”Root哽咽道。
Shaw的心跳骤然加快,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记起我了?”
“是的,Sameen,我很抱歉。 ”Root泪汪汪地望着Shaw。
Shaw张了张嘴,却没能发出声音。在她心口压了一个月的石头终于被移开,喜悦涌进了她的心中。
Shaw不可自抑地咧开一个笑容,一把将泣不成声的Root拥进怀里。
“Welcome back,Root。”

评论
热度 ( 216 )
  1. 羽咲绫乃tianshengqs 转载了此文字

© 夜月o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