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月o辰

No reason to stay is a good reason to go.

Shaw对Root的告白

寫的太棒了!好感動~~

虚月终华满:

每个人心中的肖根有不同的形象,由于入圈尚浅,见解不够,


以下仅为个人浅薄理解,如言语不慎冲撞,请各位原谅。


 


 ————————————————————————————————




与朋友讨论肖根,她说,可惜Root最终也没能听到Shaw对她说,“我爱你。”


 


我说,可惜吗?因为我觉得,在Root一生有过的诸多遗憾中,唯一不会包括在内的也许就是Shaw的告白了。


 


Shaw给过Root很多次否定,但比起回答,那更像是一种习惯。她当过医生、士兵、特工、杀手,每一个工作都需要她保持足够的冷静与清醒。在一次次任务中她越来越坦然地面对这种自己十岁那年试图抵抗的情感表达障碍,越来越习惯于这种从小把自己隔开于他人之外的疏离感。她努力克服过,想要融入过,又一次次被群体排挤在外,她掩下了自己“fit in”的念头,说服自己慢慢习惯。Cole临死前的坦诚为她带来了,与其说是感动,倒不如说是惊愕,她对这种直白的心思感到讶然而陌生。她说自己是个实用主义者,能在一个或三个愉快的夜晚后毫不犹豫地抽身离开。她也许已经习惯了这种“no muss no fuss”的模式,所以在Root开始调情时,Shaw几乎是很坦然地就接受了这种随时可以“move on”的相处。但随着Root言语中传递的调戏之外的情感地加深,她再一次感到了那种陌生与措手不及,所以她下意识地,以自己最熟悉的行事风格来回答NO。


 


然而,到了后来Shaw的否定变得越来越不具有说服力,傲娇之时甚至还推锅熊总。


 


“是啊我像想我肚子里的蛔虫那样想你”——疯女人浪了这么久才来!


 


“我只是担心任务失败”——你觉得我千里走单骑是为了谁啊!


 


“我只是不想伤害到狗狗”——出任务要受伤了看回来我不削你!


 


初看觉得Shaw的态度像是逃避,但二刷三刷时就愈发觉得她只是在学习接受,接受一个声音被慢慢放大的自己,接受第一次牵肠挂肚担心一个人的心思,接受这份感情。


 


Thomas的助推让她做出了第一次告白。曾经对她来说畅快的江洋大盗的肆意生活,如今在她心中已经比不上窝在地铁站里喂狗接个号码突突人的日子,只因为“There are things  I care about here.”


 


交易所的吻是第二次告白。耗尽的弹药,负伤的Reese,对小撒特工毫无还手之力的Fusco和Finch加上身后穷追不舍的马婷婷让Shaw已经决定赴死。但在她拉下电梯门孤身应敌前,她吻了Root,虽说是应急之策,但又像是一个安抚,一个道别。她要死了,但在死之前她要Root明白自己的感情。


 


 


在此之前Root一直心怀一种暧昧的惶惶,对Shaw,她不敢逼近又不舍撤离,直到这一个吻她才确定自己在漫长流亡中真的得到了这个口嫌体直的小炮仗的一份真心。但残忍不过,连多一秒的时间都没有,Root眼睁睁看着电梯门闭合,在撕心裂肺的痛苦中,在未来苦苦寻觅Shaw的过程中让悔恨自责反复折磨着自己,在希望渺茫时摩挲心头的这个吻。


 


小撒的模拟是Shaw的第三次告白,也是再塑Shaw的关键。第6741次也许只是普通的6741分之一,但或许也是不平常的一次模拟。我们可以猜测,也许在1000次,2000次模拟时Shaw依旧是那个傲娇的Shaw,但是随着模拟次数的累加,她的心理防御机制一步步走向崩坏,不管是在模拟,还是在现实中。在这时,她最为脆弱的时候,她才第一次如此直接地面对自己无遮掩的内心。模拟中的Pillow Talk,在抚脸揉耳倾身深吻中,她第一次意识到自己对Root深沉的依恋。小树林重逢时Shaw的坦白,是她又一次以为自己身处模拟的结果。逃出来的一周时间她也许无数次质疑虚拟与现实,所以她选择暂时远离小分队。7053次模拟对她造成了极大的紊乱,在见到Root并听到她说到TM时,Shaw再一次模糊了自己的锚定点。


 


可惜。小撒的模拟中,“Root”会看着Shaw死,但现实中,Root会选择与Shaw同死。多少次午夜梦回她看着Shaw中枪倒地,好不容易找回了她,又怎么会放开她的手?那个拥抱我看了无数次,Root的表情和声音中的颤抖心酸至极,难以想象在寻找Shaw的日子里她有多绝望与自责,有多后悔让Shaw来支援,那件血衣和那通被挂断的电话让她恨不得倒地的那个人是自己。将Shaw搂进怀里的那一瞬间Root仿佛突然得到了解脱,心头让她窒息的压迫终于消失,她残喘了一年,终于找回了自己的氧气。


 


枪战里薛定谔与“形”的讨论,是Shaw的第四次告白。言语上是Root抢占了先机,但是Shaw的反应却是另一种回应。“我当初就不该和你说这事”,语气中的无奈宠让,让我诧异于这样温柔的她。“我对天发誓,你调情总是挑不到好时机”,没有白眼没有否认没有讽刺,只有勾起的唇角和明亮的双眸,含着无奈的宠让,与满满的欢喜。


 


你总是在最糟的时候调情。


 


可是我爱这样的你。


 


正如你爱这样的我一样。


 


Shaw是爱情中的初学者,却有着勇者的执著。她是一条勇往直前的直线,永不回头。


 


Shaw对Root的爱,何必说出来。为她而死,为她而生。曾经告诉Reese“团队里不允许死亡不要玩孤胆英雄那一套”的Shaw,却在那一刻选择走出去孤身迎敌。她一直压低的声音,在Root的聆听下被不断放大,在天雷地火的时刻,在每一颗子弹出膛的瞬间轰鸣着——


 


我爱你。


 


我爱你。


 


我爱你。


 


我他妈爱死这样和我一起面对敌人的你。


 


我他妈爱死这样一份匹敌的感情了。


 


Root也不需要Shaw说出那句“我爱你”。在一吻的心跳声中,在扣动扳机的枪响中,在十指紧扣的脉搏跳动中,她都能听见Shaw执拗地用着自己的方式诉说着这份珍贵的感情,所以她又何必要Shaw,向她表明一份全世界都已经明了的心意。


 


这份感情实在太美好了,美好到哪怕只是一个观众的我,都忍不住为这种浓烈却单纯的爱意而流泪。我不知道自己日后会不会再喜欢上其他的电视剧喜欢上其他的CP,但肖根带给我的触动,是绝对不可能再被复制的了。


 


——————————————————————————————————




你爱她。


 


只因为她是这样特别的她。


 


她爱你。


 


只因为你是这样美好的你。


 


一支利箭,直射她心底。


 



评论
热度 ( 272 )
  1. lanadelrey靖知秋 转载了此文字
    当一个角色被【创造】出来的瞬间,被大众熟识,他就已然不是一个“角色”,那是一种基于某种真实上的所产生...
  2. o173靖知秋 转载了此文字
    再一次哭成狗 就算是主角都死了 只要root不死 我都不会难受 感觉出不来这个坑了 是时候找点喜剧看...
  3. 柳叶飘摇秦淮边根妹的阿司匹林 转载了此文字

© 夜月o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