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月o辰

No reason to stay is a good reason to go.

【肖根】Right Person

甜甜的~

好好看~

许氏枸杞:

*写在前面

*考试前发糖赞人品。大概是肖根不同常人的蜜月梗。

————————————————————————————————

“Family politics,over-cooked meat,monogamy.

——What's not to love?”


那天晚上的Shaw特别温柔,不像她以往的风格。当她的指腹轻触在Root胸前的伤口时,她知道她们在那段旅程中都花了很大的代价。然而好在,最终她们还是陪在彼此身边,那次的十指相扣也不是最后一次。

Shaw将Root压在软绵绵的床上,唇齿之间的相撞带入一次又一次的高潮。Root双手环住Shaw的脖颈时,低声在Shaw的耳边呼气,耳根的瘙痒感,让Shaw的心第一次有了像被猫爪挠过一样的感觉,那种格外舒适的感觉。

“Sweetie.”事后,Root单手撑在床板上,抚摸着Shaw的发丝,抿嘴的模样似乎是在思考什么。

“Hum?”Shaw任由她抚摸,半睁着眼闷哼了一声。

“I think...”Root低头露出了微笑,“Maybe we can celebrate it.”Shaw知道Root想要表达什么,她过去也以一种调笑的语气说过。但那次事故后,很多东西都变了。她开始理解到了Root所谓的那种归属感。

“If you want.”Shaw闭上眼睛嘴角微挑,静静去感受身旁人儿的惊喜,她能想象得到Root瞪大眼睛笑逐颜开的面容。

“Oh,我们没有真身份但这个不成问题,我们应该好好准备一下。我们可以去一起挑婚纱,我们可以拍婚纱照...也许我们可以自己过然后叫上几个朋友,不用去教堂就去一个有纪念意义的地方.....”Root一时的絮絮叨叨在Shaw听来一点都不觉得烦躁。她反而很享受Root上翘的尾音,她想如果她小时候肯听摇篮曲,大概最美的歌声也不过如此。

Shaw待Root有些语无伦次时,便缓缓靠近面前人儿的脸庞,用唇瓣堵住了Root微张的嘴:“When?”

Root也回了吻,用舌尖舔着Shaw的牙齿,接着她带着因激动而颤抖的声调回答:“我想快一点,后天怎么样?”

“Sure."



Root定下的那一天正好是雨季中为数不多的晴天。晨光洒在雨滴之上折射出一片赤橙黄绿青蓝紫,一缕光透过玻璃窗让窗边的白纱显出别样的暖色。

Root拿着梳子站在梳妆台旁笑得像个孩子,她想为她的爱人梳一次头。Shaw见到此景很不自觉的翻了一个白眼。

“Root,我自己可以。”Shaw伸手想要抢过梳子,但显然Root在身高上占了优势。Shaw阴沉着脸耸耸肩,只好任由Root做突如其来的鬼主意。

Root脸上挂着得意的笑容,轻柔地用梳子将Shaw有些毛躁的头发梳平,像雕塑家雕刻作品一般认真。而她眼前的仿佛就是世界上至高无上的艺术品,不对,准确来说是只能是她的艺术品。

“Pretty good,Hum?”Shaw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嘟囔了一句。哪知Root很敏感的捕捉到了然后补充了一句:

“你一直都光彩照人,Sweetie.”

Shaw听后像被呛到一样咳嗽了几声,“你还是很会说好听话。”

“Absolutely.”Root话刚出口就感到一阵拉力,然后嘴唇便触上一片柔软。


她们Machine一个交代后,并在她的帮助下租到了一辆轿车,两张护照和银行卡里足够的现金。在指针走到十点的位置时,她们已经将行李扔进了车的后备箱,带着需要的东西,离开了纽约。当然,她们现在所做的就是人们口中“go on a honeymoon”。

天知道Root从哪里找到了一架单反摄像机,趁着Shaw不注意记录下她的所作所为,更多的是她吃东西的模样。她拍下了,在日本东京的某个街角Shaw迫不及待打开纸袋,将寿司拿出来塞到嘴里的场景;在法国巴黎Shaw伸手从纸盒里拿出马卡龙两眼放光的场景;在中国的北京Shaw坐在店里,手掰烤鸭的场景......Root总是这么解释的,她说她就是喜欢看Shaw吃东西时像个孩子的姿态。

Shaw也不知翻了多少次白眼到眼睛都疼了,因为每一次要删照片时,Root总是很及时的全都备份了。千万不要和黑客比电子技术。Shaw咬牙切齿的同时,心里更多的还是那种别样的情感。

“那你可以帮我拍啊?”当Root靠在门旁,伸手冲Shaw挥了挥相机时,Shaw很理所当然的中了Root的圈套。

待她第一次依Root所言那么做后,Shaw就明白了Root为什么在她答应后会露出心满意足的表情了。——位于英国伦敦的塔桥旁,Shaw为Root抓拍下黑客小姐喂鸽子的照片后,Root很满意的说是为了奖励然后在街道上就那样俯身吻了一下Shaw的面颊。Shaw不知道当时她是什么表情,只知道她当晚回去后狠狠的吻回去了。

其实算算她也不亏,不是么?每早醒来,Shaw看着身旁熟睡的Root这么想到。

后来有一次,她们在一个仙境一般的岛屿上拍了几张连Shaw都很满意的婚纱照。湛蓝的天,洁白的扑闪着翅膀的海鸥,面前身着婚纱的曼妙的身影,以及那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她们拥吻时,交错的呼吸仿佛有一刻都显现出了同一个频率。那种感觉就像是有一句话所言:

“我以为世界上再没有能够理解我的人,然后我就遇到了你。”


“Sameen,你还记得我们刚见面的时候吗?”Root坐在楼顶上,脚下是繁华的街道。

“嗯哼,你那时候要拿个烫斗烫我。”Shaw不以为然,面目表情地看向远处的高楼。

“可是你知道,”Root侧首端详着Shaw棱角分明的脸庞,“我舍不得。”她抚上Shaw的手,掌心对着对方的掌心,感受着对方的温度。

“Root,”Shaw启唇,这一次是她先将手指插进Root的指缝之间,好像还要说什么。

“No,Sameen。Just look at me like this。”Root斜着身子脑袋靠在Shaw的肩膀上。她明白,Shaw依然是一个拥有反社会人格的杀手,只是Shaw为她开了心门,只是为她,这就够了。

也许人的一生只有这么一次,但只要你遇到了对的那个人,并爱上了那个人,你就会感觉你拥有了全世界。而那个人就是你此生所要守护的,所要拥入怀中的,那个——Right Person.

评论
热度 ( 85 )

© 夜月o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