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月o辰

No reason to stay is a good reason to go.

[肖根]薛定谔的Root

很好看~~
如果正劇也能這樣就好了~

lucy chen:

[肖根]薛定谔的Root(正剧向)





首先 @R&S ,今天是北京时间6月6号,我RS大神的生日,祝她芳龄永继,开心快乐,哈哈,话说如果你们觉得这个文,作为贺文,有点怪,我木有办法了。😳😘





————————————


正文





“在宇宙的层面上,我们并不是由物质实质组成,而是无数个Shape组成”






“真实世界在本质上也不过一场模拟,就算我们并非真实的存在,也象征了一种变量,就像宇宙无数层面上存在的无数可能一样,A shape……”






“Harold,在我看来,他们并没有消失,虽然他们死了,但是并没有消失,虽然Shaw现在有些怪,可是她说的没错,我们都是模拟的一部分,为了预测我们的行为,她必须要先了解我们,而她最拿手的注视最多的人,就是她最了解的人”





“Nantha,Carter,Eilas……他们还在其中,TM还在注视着她们……”






所以,作为交互界面的你还存在,不是吗?Can you hear me?







可是没人希望故事这样开头,或者结束。就像你拼命给别人生的希望的同时,应该公平的告诉别人你的结局,就像你告诉Shaw的“如果你不害怕,你应该了解,爱你的人会害怕……”








你拼命让她相信你的理论,给她灌输你的思想,让她相信你,以及你的决定,可是你呢?







所以她必须要做以保万全之举,因为她是靛蓝特工,因为她是那个被无数特工追杀却无法被消灭的Sameen Shaw,她是那个经过7000多次机器模拟的世界战略挑战,却依然没有透露出TM位置的Ms Shaw,她是那个发现悄悄独自去赴约的你,气急败坏的Shaw,她是那个推开你让你活下去的Sameen,她是那个可以自杀7000多次却不舍得伤害明知道只是一个躯壳儿的撒根的爱你的Sameen Shaw。







所以如果这个世界上有谁发现不了你的异常,她也不会发现不了的,因为你是她舍命了7000多次,回想着你的7000多次中的无数细节,用心重新认识和爱上你的她,所以,就在你们拼命的计划着如何面对这个AI上帝们对决的末日计划的早上。








她睁开眼睛在你离开的时候,她伸手摸在耳后,嘲笑着自己却还是穿好衣服,坐在了电脑面前,戴上她的专属耳机……





“喂,TM,我们来谈一个交易吧。一个与你与我都有利的交易……”






“哗……哗……”





“你不用担心泄露什么,因为Finch今天会收到他自己的号码。他分身乏术,所以,没有时间或者空间来管你在做什么!”






电子音响起“那么……你的目的……是……什么?”






她的笑容突然有些嘲弄,就连所有人都没见过的嘲弄,上扬的嘴角说“我要Root脱离现有的危险的环境,我要她离开面对最后的终极大战。你应该理解吧!”





电子音一阵电音的沉默,“那么……谁……来做……我的交互界面呢?”





她挑了一下额头上的发丝说“我来,不过你不需要听一听我的计划吗?”





“……洗耳恭听……Ms Shaw”





Shaw将手指放在键盘上,输入道“首先从接入那个杀手杰弗里的耳机开始,记住你扮演的是Samaritan,其次,给他下达伤害Root的命令,必须让她受的伤害看起来会是致命的伤害,却又不会马上致命的伤口,这样才能骗得过Finch,必要的时候可以让杰弗里假装他的首要目标是Finch,这样Root一定会选择救他,加深他对Root的愧疚,我会在就近的医院,安排最好的外科医生和匹配她血型的充足血源……”





“……哗哗……Sameen,我不明白,你是怎么知道我们要设计Finch的呢?”






Shaw的手下并没有停,“那是因为Root在这个世界上最不会防备的人就是我,还有如果是我,也会选择绝地反击!将选择权掌握在自己手里,你选择我,我不会像Root一样优柔寡断。”






“而且我看见了,她偷偷给你的系统里添加代码的过程,你有了自我保护的代码,现在缺的就是一个合适的机会,可是你们所有人都忘了,我是不会允许任何人拿Root的性命来做赌注!谁也不能,包括你!”






“……我……一直……相信……你是对Root有感情的……只是……没有想到……你会……做到……这一步。”





“不过……我希望……知道……你……亲手……设计……她的……死亡……怎么不让自己……穿帮……”






Shaw面前的电脑界面上出现出事地点所有医院和最好医生的分布图,红红的连线像一张血红的脸谱,捕捉着即将或者正在发生的一切……






她抬头看天花板,以为那个灯管有什么好看的一样,“如果可能,我会避免的亲自去医院!你来通知John,劝他让Fusco去停尸间。”






“……我……无法……确定……Harry的……安全!”






Shaw给她点出一处地点,说“这里方圆百里都是警报敏感区域,有枪声响起,出警的速度在5到6分钟,所以我们设计在这里完成暗杀,不出意外,Harold会在Root被枪击的瞬间被警察带走,而我们的人要安排在其中,以防有变,第一时间把她送到医院,并即刻手术……”






“我也会在耳机里时刻关注她的手术情况。”






“……如果……情况……有变……有planB吗?”






Shaw此时已经穿戴好一切走出屋子说“如果真的有变,我会在最后的时候,亲手除掉杰弗里……”





#


计划有如她的计划进行的顺利,如果说有什么变量,就是你说的每一句话都在无时无刻不在打击她的心灵,虽然她看起来没有仔细听你说话,实则她在认真想着接下来计划发生的事情。





就像她破天荒要求跟你组队,就像她必须在达到目的地的地点之前,替你清除所有来自德西玛的真正威胁,就像她必须守在你的身边,以保证就算她真的出了意外,她人生最后一段时间是跟你在一起,就像她不得不正视你,是你反反复复坦白的内心情感,就像你突然握上来的手指,再一次柔软了她的心,就像她在车后努力尽快清除掉德西玛的障碍,好让她雇佣的人带你去指定的地点。







就像她总是在不自觉跟随你的身影,不舍得错过可能是她跟你的最后一眼。







就像你最后一念是保护Finch,她的自始至终的计划都是保护你。在用生命做赌注,赌你活下来。






你模糊的视线满是泪光“不……不,Harold……Harold不能被带走!”你拼命的跟急救床做着斗争,可是麻醉药的发作实在是太快,你昏迷过去,虽然你腹部的伤口还在流血,可是你手背上流进你血管里的血液却马上给你补充了一切。






你喃喃自语眼望着手术室门口的摄像头说“快去救Harry……快去!告诉……Shaw,救Harry……救……他”





你完全不知道连接在推你进入急救室的主刀医生的胸口的窃听器那头的是,Shaw的耳机……







她正在无望着看着红色警报灯光满天的天空,左耳听着John无法表达跟她,你过世消息。却还要在担心之余义无反顾的答应你的请求去救Finch。





她的计划天衣无缝,只是有一点她没有意料到你会真的昏迷过去,直到大战结束的那一天,她接到你从医院打来的电话,她杀了杰弗里,却没有错过你的苏醒……她应该选择感恩的,是的,她应该感恩的。





你坐在病床上,手里握着的是你不可思议的真相,而在你看见她一身白大褂,手里拿着你的病历本的那一刻,你相信了,一直在你身边的医生一直都是她,呼唤你的也是她,无数的夜里,从窗户跳进病房的人还是她,虽然她晨起就走,虽然无数的夜里,她都把她的手放在你腰上最怕痒的位置,或者不轻不重的一手搂着你的腰,一手绕过你的无数的线给你捏着身体僵硬的肌肉。






你应该感恩的,虽然你不是一个believer ,她替你完成了原本你计划完成的一切……灭掉了Samaritan,灭掉了德西玛公司。







并且活成了你……






她站在门口,穿着你的夹克,不太合身,也不太像她的风格,夜幕下突然照进来的车灯光,她看见你流下的眼泪,和拼命希望展开的怀抱,喊着她的名字[Sameen……]







她没有疯狂的痛抱你,而是像你的梦里,手指划过你掉落下来的一缕已经变成金色的发丝,轻轻说“应该重新染色了……Root”







你应该了解从你到她的语言的变化,她选择俯身将你的呼吸揉进她的怀抱的瞬间,是千百个梦里你的期望一样,你闭了闭眼睛,眼泪静静划过脸颊,垂落在耳边,你已经不需要她告诉你什么,什么肯定的海誓山盟,她已经一一为你做到了。






[I do protect]






竟然是她做给你最大的承诺!

评论
热度 ( 72 )
  1. Faithlucy chen 转载了此文字
  2. 夜月o辰lucy chen 转载了此文字
    很好看~~如果正劇也能這樣就好了~

© 夜月o辰 | Powered by LOFTER